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

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

  無邊的灰暗,帶給人壓抑感,心悸,絕望,悲涼,各種負面的情緒全部涌上心頭。

  最為重要的是,但凡有一定實力的進化者全都像是被冥冥中的生物盯上了,靈魂幽冷,通體冰寒。

  許多人顫栗,宛若被天敵鎖定,又像是天生物種的壓制般,肉身背叛自己的身體,想要臣服,欲跪下去。

  “不!”

  有人怒吼,都要死去了,整片宇宙的末日到了,還不能有尊嚴的死去,還要下跪?!

  這怎么能行,雖然要消亡了,但也不應該這么屈辱!

  天下各地,所有進化者都在惶恐,在死亡到來前,在世界走到終點的時刻,誰能夠放下,有幾人可以坦然面對?

  但凡是靈長類生物,有自己思想的生靈,有誰會無懼死亡,有誰愿意死去?

  在這生命無多,諸天都將灰暗,萬靈要被終結,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刻,有誰可以釋然?無喜無悲,平靜以待。

  沒有人甘心,所有生靈,不管強大的究極生物,還是普通的進化者,都絕望,都憤怒,都想抗爭。

  只是,這無意義!

  天穹上那個大窟窿更大了,愈發的可怕,這方天地像是被外力刺穿,整片宇宙傾塌一角。

  海量的灰色物質流淌下來,像是河流,又像是星瀑,浩浩蕩蕩,自那天外而來。

  楚風亦是心悸,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嗎?

  實在太快了!

  魂河大戰才結束,結果詭異源頭就爆發,大祭開始了,這根本就沒有給人任何的心理準備。

  在他看來,應該還有段時間才對。

  結果,這一天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快,直接就到來了,一切都要結束,灰色紀元開啟,不祥彌漫,傾覆萬界!

  楚風嘆息,他明白,這是主祭者被激怒了。

  不久前那一戰,詭異生物大敗,連看守祭地的枯骨生靈都被人滅了,將那里鑿穿,身為這一紀元的主導者,他顏面無光。

  即便不在諸天內,相隔億萬里時空,隔著不知道多少個完整的大宇宙,主祭者也接到信息了,現在發出雷霆之怒。

  他自然超脫了,不在諸天間,所居之地不可想象,無法描述,因為當世根本無人去過那里。

  甚至,都沒有人知道,那個層次的生靈什么樣子,是不可名狀,還是固定為人形、獸體等,亦或是超越已知的生命形態,為特殊的至高道紋等。

  “有形之體!”有老怪物輕語,渾身都在冒涼氣,如墜冰窖中。

  有人看到,天穹上破開的大窟窿背后,不僅有祭地的模糊虛影,在更加遙遠的地帶,還有一個生物在接近。

  他像是跨越了一個又一個紀元,有形有體,橫渡時光長河,從不可預測之地,從超脫光陰之外而來!

  “走!”

  有人低吼,要帶領族群離去,脫離諸天,進入混沌海中。

  盡管,混沌中有各種危險,蘊藏著許多不可預測的險惡之地,甚至更可能直接與詭異源頭相連。

  但是,一些古老的家族現在還是動身了,想要躲避進去。

  因為,留在諸天間,九成九的強者與家族都要死絕,只有極個別生靈因為特殊原因而能存活下來。

  相對來說,混沌中很危險,但是強者也有一成的幾率存活,比之坐以待斃,等在山門中要強上不少。

  當然,有實力進混沌的家族,都是無比厲害的道統,底蘊深的可怕。

  至于說老神在在,并不躲避,依舊活躍在諸天間的家族,那肯定是有問題的,與詭異源頭有聯系!

  這無可避免,無論是過去,還是現在,亦或是將來,總不缺少帶路黨。

  此時,不止是陽間,而是波及諸天,所有大世界,各個不同的大宇宙,其天穹上都出現一個大窟窿,徹底漏了!

  灰色物質傾瀉,猶若黃河之水天上來,浩浩蕩蕩,震驚各界,驚悚世間!

  許多人都絕望了,不是每個人都很堅強,有些進化者都已經崩潰了,仰天嘶吼,更有人大哭出聲。

  一時間,世間大亂,諸天生靈都深感絕望!

  灰色物質為主,白煞、黑血等為輔,自天宇上墜落,侵蝕整片天地,讓一切都變了。

  “滾啊!”

  “又來了,老夫逃過一個紀元,看來今生躲不過了,傳說為真,我終究是逃不過最后的清算啊。”

  世間各地的頂級進化者都在惶恐,所有生靈都凄涼無助,深感絕望。

  “娘,我不想死啊!”有少女發抖,滿臉蒼白,沒有血色,正是花兒般青春綻放年齡,卻要迅速地走完一生。

  “父親,我……有些害怕,被灰色物質侵蝕,會不會人不人鬼不鬼,所謂的大祭是不是要帶走我們的身體,淪為尸人?”有少年恐懼,稚嫩的臉上寫滿了驚恐,不甘心,不想死,懼怕未來。

  身為父母,雖然是強大的進化者,可是,此時也有種蒼白無力感,什么話也不說,各自抱住身邊的孩子,靜默等待。

  域外,正在橫渡的銅棺,不能平靜了,棺材板哐哐的跳動起來,撞擊聲驚人,即便是在本應死寂的太空中也有神秘顫音。

  狗皇訝異,而后震驚了,道:“天帝的棺材板又壓不住了?!”

  發生了什么?!

  它霍的站起身來,向外張望。

  銅棺被棺材板蓋住后,里面等若與外世隔絕,狗皇都沒有感應到諸天劇變,末日來臨!

  轟!

  就在這時,整具銅棺劇烈轟鳴,發出劇震聲。

  帝尸突兀的坐了起來,雙眼空洞,周身溢出絲絲縷縷的灰霧,這是要尸變嗎?

  “什么情況,大帝詐尸了,壓不住他了!”狗皇發呆,而后一陣驚悚。

  腐尸、光頭男子也都毛骨悚然,外界變天了,絕對出大事兒了。

  狗皇醒悟,道:“遭了,難道大祭要開始了,諸天要滅亡了?所有宇宙都走向了終點,這……太快了!”

  銅棺整體晶瑩,幾乎要透明了,宛若琉璃神金在域外綻放光芒。

  不過,棺材板雖然劇震,終究是沒有飛出去。

  ……

  楚風盯著天穹,他自然有種無力感,大祭開始了,而他在這個境界怎么去對抗?

  這就是他想歸隱,深感無奈與無力的根本原因,他沒有時間成長,像他這樣的小胳膊小腿的后起進化者,太年輕,談及對抗大祭的話,那真的是太蒼白,便是主祭者發現他,都會無視吧?!

  天地間,悲呼聲,痛哭聲,響成一片。

  一種悲觀到極點、徹底陷入絕望的情緒在蔓延,充斥天地間。

  諸天末日到來,各界即將走到滅亡的終點!

  楚風吐出一口濁氣,從罐子里將灰色生物給拎出來了,然后直接就開始暴打,痛毆,擼它的狗頭!

  至于鈞馱,早已被他打出原形,當板凳坐在屁股底下。

  當然,他在揉狗頭時,也時不時的給那鈞馱的頭來一巴掌。

  “想我楚終極,也算是天縱之資,很短暫的歲月里,就進化到這個層次,可惜,終究是無力逆天!”

  他邊說邊下手,打的灰色生物怒視,然后絕望,嗷嗷直叫。

  鈞馱也好不到哪里去,這才出關啊,意氣風發,他連盤古開天地,鈞馱鎮世間都喊出來了,結果自己卻這么慘?!被人一屁股坐在身下,當成板凳,當成沙包,一頓狂修理。

  鈞馱古圣心悸,它真不想死,希望人販子繼續毆打下去,不要直接喀嚓一聲將它斬首,將它烤熟吃掉。

  鈞馱清楚的知道,這狗東西、這兇惡的人販子,當年干過這種事,最終撕票,將某些圣子給烤熟吃掉。

  “灰灰,大祭要開始了嗎,主祭者出現了?”楚風問道。

  灰色生靈冷笑,很陰森,有些不屑,但又難以抑制心中的得意與興奮,它們這一族是這個時代的主角,終于迎來這一天。

  “你跪拜我,依舊是宿主,可以活下去,若不然……”

  “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?”楚風斜著眼睛看它,道:“你現在不姓灰,狗子,你竟敢這么與我說話?!”

  然后,他就是一頓暴打。

  混沌中,未知之地,灰眸女子差點崩潰,不久前不是剛被毆打過嗎?

  怎么現在又開始了?她真有點絕望了!

  她咬牙切齒,盡管會成為這個時代的主角,可現在也找不到那個宿主,不斷被他痛毆,這種奇恥大辱不堪忍受。

  她要瘋了,高貴如她,其分身現在竟淪為階下囚,讓她感同身受,時不時就被拎起來暴打一頓,實在太悲哀了。

  楚風毆打完兩個出氣筒后,心情好了不少。

  他盯著天穹,除卻無奈,感覺大難臨頭外,還有另外一種情緒,那就是心底的某種躁動。

  沒錯,他心底深處,有種沖動,有種想狩獵的欲望。

  雖然末世到來,但是,他無懼這灰色物質,他能對抗不祥。

  現在,他盯著天穹上傾瀉下來的大量灰霧,體內的血液漸漸滾熱,有種想殺出去的沖動。

  饕餮盛宴!

  他竟有這樣的感覺,灰霧物質對于他來說,不是致命的,可以拿小磨盤來淬煉,那些是大補物!

  這要是讓人知道他的想法,估計全都目瞪口呆。

  “殺過去!”

  “不行,時不待我,主祭者快要出現了,我若是表現太特殊,會被他發現!”

  “向天再借五百年,能給我嗎?!”

  楚風低語,然后又一次狠揍灰色生靈,同時抬手又給了鈞馱一巴掌。

  “這讓人絕望的年代,真是混賬鈞馱蛋!”他覺得有心無力。

  域外,銅棺晶瑩,一片燦爛,幾乎徹底透明了。

  狗皇、腐尸神色嚴肅,觀探諸天各地,他們倒吸冷氣,毛骨悚然,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大祭真的開始了。

  可是現在,他們能做什么?阻止不了!

  主祭者要出手了,天下莫敵,除非天帝回來,除非傳說中那位再現,鎮殺諸界敵,不然的話,這一紀元真的完了!

  “沒希望了,這棺材板只是在劇顫,并沒有飛出去對抗,這意味著天帝留下的印記消散了。”

  他們嘆氣,盡管焦躁、憂慮,但是卻也改變不了什么。

  這一天,眾生絕望,無助。

  世間徹底大亂!

  不過,世間諸事,不到最后一刻,便難說已成定局。

  事實上的確如此,不久后意外發生。

  轟!

  天地中,一盞古燈出現,幽幽之光很朦朧,灼燒天穹上的那個大窟窿。

  燈火閃耀與跳動,居然抵住了灰霧,與其對峙。

  “喀嚓!”

  一道金光浮現,宛若一條祖龍橫空,帶著大量的混沌氣,奔涌咆哮而來。

  最終,它化成一根混沌锏,抵在大窟窿那里,令灰色物質難以全面傾瀉了。

  嗡!

  虛空輕顫,一面鏡子很古樸,而后又瑩瑩燦燦,照耀無匹的仙光,對抗各種不祥物質,擋住大窟窿。

  “是它們?!”

  這一刻,許多人震驚了。

  有人認出那是什么!

  三物分別是:輪回燈、混沌锏、萬劫鏡!

  傳說,三器合一,世間大一統,可讓統馭天下者成為無敵的終極生靈!

  在不久前三方戰場的大戰中,其中有兩器已經融合歸一,而現在卻是分開出現的。

  許多老怪物震撼,盯著蒼穹,那三件器物與以前顯化的明顯不同,更加的真實,這才是本體嗎?

  事實上,此時不僅是陽間,諸天萬界,都有三件器物顯化,浮現在天穹上,抵住那傾瀉不祥物質的大窟窿。

  各地,無數進化者歡呼,更有不少人喜極而泣。

  只是,有些老怪物卻依舊帶著憂色,這三件器物來歷神秘,不知道最終帶來的是福還是禍。

  因為,它們最早出現于九百多萬年前,曾有傳言,其背后的水深不可測。

  “終究還是發生意外了,有變數出現!”

  混沌間,未知之地,灰眸女子等幾位詭異生靈,都瞳孔收縮,感覺情況不妙。

  天穹上的大窟窿在慢慢愈合,雖然沒有全部關閉,但是,按照那個趨勢而言,大窟窿最終有可能會徹底消失。

  “是誰的手筆?!”

  “不知!”

  “有可能是上蒼之上嗎?”

  “情況不明!”

  未知地底,宏偉的殿宇中,幾位詭異生靈在迅速交流與議論。

  “三件器物的虛影,最早出現在千萬年前,九百多萬年前曾扶持起一個偽天帝!”

  “現在,三件器物真體要降臨了嗎?變數來了,該不會有與主祭者相仿的生物盯上大祭了吧?”

  縱然是詭異生靈,現在也都神色變了,露出難看的神色,這一次早有征兆,幾族有過推演,不同以往,大祭可能會出事。

  現在,果然應言!

  “我等被視為詭異,至高無上,不祥物質可滅萬界,現在卻有生靈要出手,與我們作對?!而且,看起來不像是昔日的三天帝,竟莫名多出一股勢力!”

  “不是上蒼之上的手筆,就是我等祖上的宿敵,沿著蛛絲馬跡,尋到這里!”

  詭異生靈在交談,幾位使者都露出憂色。

  此際,楚風盯著三件器物,心頭波瀾起伏,早在小陰間時,他就聽聞過某些傳說。

  “天帝歷,九百八十七萬六千三百八……”有老究極喃喃,盯著天空,但是,其瞳孔也在收縮,想到一些傳言,感覺內心很恐懼。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黑龙江福利彩票22选5走势图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11选5任3口诀 天保基建股票 51配资 快乐十分陕西 中国足球赛事 福州股票融资公司 微乐麻将辅助淘宝 pk10计划专家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