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92章 罐天帝
  楚風頭皮要炸了,那個生靈終于有聲音了,聲音很輕,但是聽在他耳中,卻如同混沌仙雷轟鳴!

  他身體一陣搖動,用力甩頭,清醒過來。

  不管怎樣說,終于可以交流了嗎?

  “你是誰?”楚風迫切想知道,背著這么一個生物,讓他如芒在背,如鯁在喉,連靈魂都覺得難受。

  然后,他就要炸了,自原地跳了起來,恨不得血戰一場,也比現在的感受更好!

  因為,一只毛茸茸的大手,正在摸他的后脖頸,又摸向他的后腦,讓他全身寒毛倒豎,這太嚇人了。

  怎么直接就動手了?!

  可是,他能做什么,無法轉頭,神覺失去感應,無法針對那個生靈,兩雙臂都不停使喚,耷拉下去。

  楚風想蝎子擺尾,向后倒踢,結果腳離開地面的剎那,就被生生壓制下去,宛若背著億萬均的神山。

  “住手!”他大喝。

  既然這個生物不愿意對話,那就不要交流了,這實在讓人受不了,令他毛骨悚然。

  可是,那只大手沒有停下,很大,真正的蒲扇大爪子,摸了摸他的天靈蓋,長長的指甲如同彎鉤般鋒銳,在他頭頂輕輕劃過。

  甚至,楚風可以感受到,只要輕輕用力,就能戳破他的頭骨,將他腦蓋給洞穿,冷冽刺骨,冰寒瘆人。

  “別,有話好說!”

  楚風真的毛了,這種體驗還真是煎熬,他也算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了,可現在卻心中沒底,強烈不安。

  后面,粗重的呼吸吹來,時冷時熱,氣流在楚風的脖子上、在他的頭皮間沖過,讓他越發的難以忍受。

  此外,毛茸茸大手,那上面的毛發宛若鋼針般,很刺人,劃過脖子,觸及頭皮時,他懷疑都出血了。

  雖然看不到,但是,楚風能夠想象,一副邪獰的畫面,一個不可名狀的怪物,一個讓人膽寒的生靈,滿身長毛,伏在他的背上,吐著猩紅的舌頭,血盆大口中的黏液都要流淌下來了,雙目正對他露出冷幽幽的光芒……

  他一聲低吼,恨不得遁離此地,但是情況越發惡劣,他整個身體都不能動了,被禁錮在原地。

  不是那位無敵的白衣女帝!

  楚風很清楚,絕非那位風華絕代的女帝,與其氣質形象都完全不符,再說風格也不同。

  他曾聽狗皇說過一二,那位女帝一向強勢,傲視古今,威凌諸天,真要想做什么,誰能擋住?不會遮掩什么。

  這不是她,那位豐姿絕世的女子無需如此!

  再說,風格氣韻等,天壤地別。

  楚風驚悚的同時,還有些失望,還真想遇上那位,想親眼看一看那位奇女子的絕世風采到底如何。

  眼下這個生物是誰?無論怎么看,都有點詭異,都有點妖邪。

  “你要知道,我曾打穿魂河!”楚風這是明顯的色厲內荏,他真的虛了,他么的背著這樣一個大個的,摸你脖子,吹你冷氣,還可能要用指甲刺透你頭蓋骨,誰也受不了。

  可是,說完后他就后悔了,嚴格說來打穿魂河的不正是背著的這位所為嗎?

  “罐子,復活啊!”

  楚風觀照體內的石罐,想要它復蘇,這時他腳下的金色紋絡早已消失,無力可借。

  沒什么反應,他體內倒是還有些絲絲縷縷的金色紋絡,那是罐子最后的余輝,也要全面收斂回去了。

  這時,他真切的感受到,這世間一切什么都不可倚仗,連罐子也是如此,到頭來終究是要靠自己。

  如果無恙,能夠活下來,他發誓,要自強,崛起之路需要腳踏實地,需要他一步一步走下去,自己踐行。

  是魂土嗎?

  楚風猜測,那物質太特殊,到現在都不了解,那些土質與魂有關,現在是否出現了什么后遺癥?

  現在,他的魂光內,他的血肉中,遍布著魂土,都融合在一起了,現在終于出現異常反應了嗎?

  再不就是帝尸的鬼魂?也有可能,戰死的天帝,其魂迷失,并且變異了,現在附著在他的身上?

  推動地球文明演繹、不斷整體輪回的黑手?不太像,那位應該不至于混的這么慘,渾身都長毛了!

  嗡!

  一聲輕顫,楚風體內的石罐暗淡無光,收斂了所有金色紋絡,寂靜無聲了。

  “你舍棄了我?”楚風輕嘆。

  這時,他背后的生物更沉重了,讓楚風覺得像是大山,像是星河,背負在身,脊椎骨都要斷了。

  他身體發出喀嚓聲,骨節都在移動,要錯位了。

  同時,那雙毛茸茸的大手,連帶著鋒利的指甲,鎖住了他的脖子,在這夜月下,在這荒郊野外,格外的冰森,讓楚風幾乎要窒息。

  這是要扭斷他的脖子,摘下他的頭顱嗎?

  哧!

  然而,結局總是那樣出人意料,在一陣刺目光芒中,他背后一輕,那個生物消失了,就此不見。

  楚風發現,身上出了一層冷汗,在山地中舉頭仰望明月,他感覺周身冷颼颼,一切結束了嗎?

  向后看去,什么也沒有,空空蕩蕩,一些荊棘灌木等在山地間隨著風搖曳,在夜月下,樹影婆娑,并無怪物。

  “石罐寂靜后,那個東西也消失了,真與第二顆種子無關嗎?”他輕語,但很快就回過神。

  哧!

  楚風從這里消失,再也不想停留。

  今天太被動了,尤其是剛才,生死都在別人一念間,這種感覺很不好,他有一種強烈的渴望,我要變強!

  楚風走了,連渡數十州,徹底離開那片妖詭的山地。

  可是,灰色大祭都要開始了,他還有機會崛起嗎?

  楚風搖頭,一陣心灰意冷。

  不久后,他來到了一個繁華的大州,這一州整體都很平和,神魔文明與科技文明都有。

  遠遠的,楚風就看到霓虹閃爍,摩天大樓鱗次櫛比,一幢幢,一棟棟,美麗的燈光絢爛。

  整座城市都燈火通明,現代科技文明感撲面而來。

  天空中,不時有飛碟劃過,宛若一顆顆燦爛的流星,在夜空中留下優美的軌跡。

  楚風有些出神,看著那些摩天大樓,他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的地球,回到了并未變異前的大都市。

  那才是他曾經熟悉的生活,那才是他原本的歸宿地。

  現在,他正在經歷什么?動輒就與神魔戰斗,同與莫名的怪物廝殺,流落在陽間異域,離開地球太久了。

  “我所經歷的一切是真的嗎?”

  楚風發怔,這一切太不真實了。

  他凝視前方,一座現代氣息撲面的城市,他感覺真的像是大夢一場,而現在夢醒了。

  我這是從虛無回歸,從夢魘中復蘇,走回現實世界了嗎?他在自問。

  他用力搖頭,不久前他都做了什么?

  我去打魂河?像是摸狗腦袋似的去擼準無上,幾乎將準無上生物給拍死,連腦袋都給打爛打沒了?

  我還曾與無上生靈放對,要與其廝殺,對峙了好長時間?!

  之后,他又背負莫名的生靈,站了生與死的分界線上,寂靜很久。

  如夢似幻,當一切過去,整片世界都安靜下來后,楚風有點心慌了,我都做了什么?

  他覺得難以置信,天塌下來有高個兒頂著,我今天這是才在作死嗎?

  大祭要開始了,諸天會傾覆?這世界太危險了,真不是人呆的地方!

  萬界說不定哪天就砰的一聲像個氣球般炸開,楚風失神,回思這些,他有些無力感。

  然后,他用力搖了搖頭,他又不是天帝,又不是救世主,他縱算是有心,其實也改變不了什么,幫不上什么。

  此時,楚風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,是無奈,還是徹底放下了一切?

  他忽然一陣輕松,管他是否要天塌地陷,還是好好享受最后的生活吧!

  諸天不穩,隨時都會墜落,不知道哪天,說不定所有人就會稀里糊涂的都死去了。

  “人生苦短,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我只是一個現代都市的大好青年,原本應該在地球娶妻生子,走完一生,怎么摻和進這些事情中來,莫名走上了這條路?”

  楚風安靜下來,回首這些年的歷程,他自己都有點迷惘,很不解與心驚,遠離應有的人生軌跡,徹底脫離原本的正常生活。

  尤其是看到現在,這個大都市,恍若昨日,似乎又回到了過去,要過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他一陣心慌,越發懷疑,是不是真的在夢魘中?要醒過來了!

  他快速進城,看著各種現代交通工具,他覺得沒有比這壓驚的的場面了。

  我回來了嗎?我醒了?!

  高樓大廈,璀璨燈光,即便是在夜晚,也有很多人出行。

  遠處的大廈天臺上,有小型飛艇落下,停在那里。

  更遠處的廣場上,大屏幕正在播放某一大片預告。

  各種科文明,還有滾滾紅塵氣,雖然有些喧囂,遠離了野外的寧靜,但是楚風卻覺得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,如此的可親,他寧愿長駐于此,也不愿再去面對詭異與不祥,不想再去與神魔生物廝殺。

  “很難想象,我都要經歷了什么,我身在現代文明都市中,可也在經歷神魔時代,而就在不久前,我曾遇到了最大個的幾個神魔,幾個詭異怪物,幾個無上生靈,現在還如同夢幻般,像是還參與當中。”

  楚風搖頭,總覺得過于不真實。

  此時,他眼前浮現出狗皇、腐尸等人的身影。

  他再也不想與那些人有聯系了,一個個都是危險分子,當然他要是遇上魂河生物,遇上地府的生靈,他也絕對不手軟,能打的過的話,都打死!

  但他不想主動入局了,他這小胳膊小腿,真的頂不住天,那是大佬才干的事,他還年輕,他還青蔥,他原本應該只是一個正常現代都市的大好青年。

  而現在,這些都是什么事?

  不知道為何,他強烈思鄉,迫切想回地球。

  此刻,楚風不想面對神魔世界了。

  “這是記載中的進化厭倦期嗎?”楚風思忖。

  按照一些古籍記載,在進化過程中,總會遇到疲憊期,尤其是一些進化迅速的生物,肉身與靈魂不斷突破,更容易如此。

  因為,正常的生物種族進化,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,動輒需要數十上百萬年。

  現在,楚風懷疑自己的疲憊期出現了,不是不能進化了,而是需要積淀,需要自我調整,或需要外界的重大刺激,讓自己的肉身與精神再次“興奮”起來,邁過這道坎。

  “算了,我是該休息了,所以思鄉,所以無戰意,想回故里。”

  對陽間,他當然還不舍,也不想離開呢,畢竟許多故人都未找到。

  “暫時低調生活,不再露面,找到哪些人。”楚風開口,然后又嘆道:“就怕實力太強,不允許低調,我這人,始終容易成焦點。”

  他這臉皮倒是沒有進入疲憊期,依舊厚與堅實。

  今后,還會出現什么事端呢?他思慮,要早做準備。

  大祭不要說了,現在真要出現的話,他無力爭渡,根本改變不了什么。

  至于其他,詭異源頭、上蒼等地,若是有人來作亂呢?他搖頭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  此刻,他不想與外界有交集了,只想靜默一段時間。

  他想到了那條狗,第一次見面還給下咒了呢,要他找藥,那狗東西關鍵時刻不會召喚他過去吧?

  “還有這種交集,這個狗東西,滾你大爺的,我絕對不去了,以后不再聯系,有石罐在,不怕有什么詛咒發作。”

  再說,能有什么詛咒?估計是那狗忽悠人的。

  對了,那狗還讓他找人呢?

  就他這小胳膊小腿,一個青蔥小子,讓他去尋無敵女帝?

  估計,他還沒找到呢,就死在路上了!

  “滾吧狗,不去了,什么詛咒,我信你個邪,你個糟老狗子壞得很!”

  不知不覺,楚風進入一家紅塵氣濃郁之地,類似地球的酒吧,他開始點酒。

  遠處,人聲鼎沸,燈光閃爍,他坐在一邊的暗淡角落里,一杯又一杯的飲酒,有琥鉑色的芬芳液體,也有金色的辛辣液體,還有紫紅色的甜漿液體,對他來說這些酒液算不得什么,根本不可能醉人。

  但是,酒不醉人人自醉,大起大落,大悲大喜,各種情緒都趕到一起,他有些醉了,有些悵然,更有些迷惘,未來何去何從,前路該怎么走?

  很快,他想到自身的各種問題,不久前,他還背著一個莫名生物呢,那毛茸茸的大手現在還讓他不寒而栗。

  仔細想來,他身上的問題還真多。

  “我是不是漏算了什么東西?”

  楚風忽然露出疑色,他想到了時光鐘。

  黎龘當年沾染了時光鐘,出事兒了,他會否也如此?

  雖然,他見到過四極浮土的怪物,而且,還差點看到他們被打死。

  但是,時光鐘不等同于那里的無上怪物。

  時光鐘,是用來焚燒那里的怪物的,要將他們滅個干凈!

  現在,時光鐘不在四極浮土內了,說明那里出了大問題,那些怪物獲得了自由嗎?

  時光鐘之邪,在于它焚燒的可能都是無上生物,所以沾染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,是常年積淀的結果!

  楚風嘆氣,這樣一想的話,問題越來越多了。

  當然,石罐問題最大!

  它居然牽引他去魂河,收魂物質,這就有些可怕了,到底是誰才是主人?

  到底是我楚終極,還是它罐天帝?!

  我楚終極算什么?

  還有那顆種子什么狀況,會發芽嗎?

  楚風心頭凌亂,有種想扔掉罐子與種子的沖動。

  今天發生很多事,絕對都與罐子有關。

  此時,他觀照自身,看向罐子內部。

  第二顆種子果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!

  早先,它烏黑,暗淡無光澤,最為可怕的是,十分干癟,像被碾壓過,已經變形,嚴重缺少生機。

  而現在,它黑亮而飽滿,生機濃郁!

  這是要發芽的節奏嗎?

  楚風倒吸冷氣,這顆種子需要是的魂物質,而在魂河那里,它吸收了海量的精粹魂物質,居然只是剛恢復正常?

  這是要發芽,要開花結果,是不是還需要海量?

  楚風悚然,這第二顆種子未免太恐怖了,若是每次開花結果都如此,誰供應的起?

  除非,他再去魂河!

  然而,他早有決斷,打死他也不去了。

  只是,他有些擔心,這罐子該不會有一天還綁架似的讓他去吧?

  “罐天帝,我干脆扔掉你算了!”

  恍惚間,楚風感覺到,體內的罐子仿佛輕顫了一下,霎時間的事,這是……錯覺嗎?!

  楚風一聲輕嘆,不想去魂河了,他對第二顆種子確實有些好奇,有些眼熱。

  第一顆種子,堪稱神跡,給予他的進化路無限可能!

  若是讓第二顆種子真正的開花結果,會發生什么呢?他是否直接崛起,沖霄而上,達到不可思議的進化境界!?

  可是,魂河,真的不能去了。

  舍此之外,除非他像詭異源頭背后的人那般,舉行大祭,這才能供應第二顆種子所需!

  而這更不現實,即便有實力,他也不會那樣做。

  當想到這個問題,他有些遲疑,那所謂的主祭者,其終極目的是什么?

  大祭的意義何在?

  在祭祀誰?!

  這事不能深究,不能細想,不然的話,恐怖到會讓人手腳冰涼,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曙光!

  唉!

  楚風嘆氣,許多事,不能較真,一旦深思,讓人感覺前路迷惘,無比絕望。

  如今,他接觸的這些大人物,這些大怪物,都太離譜,實力高的駭人,動輒就能滅界!

  而他呢,只是一個青春蓬勃的少年。

  他哪里有那么高的念頭,有那么大野心與志向,早先或許還想著變強,有朝一日,可以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。

  可是現在,他意興闌珊,接觸的越多,知道的越多,越是想離開諸天,找個地方歸隱。

  強如三天帝又如何?至今,不僅自己生死成迷,連帶著身邊的人,甚至妻子與兒女等都下場可悲,灑血死去。

  這種人生軌跡,楚風不愿踏足,即便自身無敵于古今,行走在時光長河外,那又能怎樣?

  縱然是九道一口中那位,如果有一天,他再次歸來,發現親故不在,所有與他有關的人都逝去了,他能快樂嗎?

  他能有笑容嗎?!

  變強可以,但是,楚風不想成為孤家寡人,他希望能有一群可與他共歲月,可與他共光輝的親故,始終能陪他走下去。

  “算了,這世界太危險,我退出吧!”

  楚風喝醉了,眼神發散,但還是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。

  那等動輒滅界的生物,博弈太血腥,世間太殘酷,楚風不想摻和進去,總的來說,他只想好好的活著,守住身邊的人,守護好自己的親朋故友。

  “我只是一個現代社會的大好青年,雖然也曾有理想,有激情,有志向,但是,跟抬手就打穿諸天的生靈們的性情相比……太慈善,我與志向遠大的怪物們相比,與天帝們相比,軌跡不同,不沾邊啊。”

  他只想活著,什么博弈,什么真相,現在他都不想參與了,敬而遠之。

  可是,他生在這天地間,能避開嗎?有些事不你想逃就能逃的了。

  躲回小陰間去,有用嗎?根本無用,他親耳聽到了,那些大怪物,要開啟灰色紀元,要將一個個大世界當祭品。

  那時,連諸天都被祭了!

  “這一次,竟是什么所謂的灰色大祭?太讓人受不了,全他媽是混蛋!”楚風醉醺,忍不住罵道。

  “老天,冥冥中的主導者,你還是讓我回到過去吧,讓我回到地球沒有異變前,不要更改我曾經的人生軌跡,我接著去創業,我接著去追自己喜歡的女孩,我不想這么天天戰斗,與人廝殺,跟人血斗。”

  可是,似乎前女友也來這個世界了,也在不知處征戰。

  楚風喃喃,雙眼迷離,他都要趴在桌子上了。

  現在的他,有點喝多了,重要的是,是人自醉。

  在朦朧間,他悠然想起,當初也有這么一個夜晚,他喝多了,竟看到了一個自稱十世稱冠的俊朗青年,說是出來放風。

  現在再回思,真讓他毛骨悚然,這很像是九道一口中那個人,曾十世稱王,冠絕天下。

  不是說,他死了嗎?

  其實,他還在世間,只是被關押了?!

  這等生物,古老而強大的嚇人,被人關起來,在哪里,黑暗盡頭嗎?

  “這迷霧無邊的世界,流血的大世,還有即將墜落的諸天……”楚風嘆氣,搖搖晃晃站了起來,向外走去。

  今晚,他又像上次那樣醉了,是否會遇到類似十世冠絕下的生物出來放風?

  夜風吹來,即便是繁華的現代都市,后半夜也很安靜了,月色下,城市中有些冰涼,分明是在人煙密集之地,可是,楚風卻有些孤獨感,想家了,想回故里。

  可是,他又激靈靈打了個冷顫。

  想到那些大人物,怎么能忽略那只幕后的大黑手?

  他想到自己的出身,來自地球,為何莫名其妙就走上進化路?主要是地球突然復蘇導致的。

  按照九道一的說法,有人在讓地球輪回,有一只大手在撥弄著這一切,楚風想一想就覺得,太他么的可怕了,瘆人!

  這要是回去,出現在地球上,他是否會剎那間吸引到那個黑手的目光?

  沿著輪回路,走出小陰間,他是否算暫時脫離那個黑手的視線?

  楚風總感覺后背涼颼颼,究竟是什么東西,是是什么人在撥弄這一切,那個生物高高在上,俯視著他,注視著他的軌跡?

  “滾你!”

  值此之際,他仰天,送出這樣兩個字。

  他在想,在昆侖山意外挖到罐子,是不是那個人故意留給他的。

  那個終極黑手,那個主導者,到底是誰?

  這時,楚風離開了那座城市,身后燈火通明,而前方,一片荒涼,山地起伏,古墳隱見。

  這預示著他的前路嗎?身后璀璨,身前,迷霧重重,看不真切,有的只是荒蕪,斷路。

  這時,楚風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動作!

  嗖!

  他猛然擲出罐子,拋向遠處,并指天大罵:“誰在導演這場戲?滾出來!”

  楚風醉醺醺,情緒失控,憤怒咆哮,昂首向天。

  然后……他就瞳孔收縮!

  剎那間而已,他看到了什么?無比恐怖的景象,極速臨近,向著他撲來!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吉林股票配资公司招聘 灵菲配资 网球场围网体育场围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 快乐12 好运南京麻将100园子群 广西快乐十分20选8号万能码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最高遗 pc加拿大28预测神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