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85章 震古爍今誰可敵

第1485章 震古爍今誰可敵

  誰都沒有感知到,陽間外來了一口棺,它滿身銅銹,覆蓋著歲月的滄桑,也不到在域外漂泊多少年了。

  現在,它像是被接引,又像是被人駕馭,緩緩地接近,看這架勢很有可能要墜入陽間大地上!

  “我怎么心驚肉跳,今天難道還要出其他什么大事兒?!”狗皇狐疑,抬頭望天,然后又望向魂河方向。

  “該不會真要掃平魂河,徹底將這里滅掉吧?”腐尸小聲道。

  這非常有可能,如果真是那位回歸,估計非要全面滅掉這里不可。

  當年,那位戰績太輝煌,一路走下去,橫推一切間敵。

  他們忍不住多想,該不會真要一戰定乾坤,打爆詭異源頭吧?

  遙遙望去,魂河上的虛空中,有一行金色的腳印,是如此的醒目,烙印在那里,不可磨滅,神圣光雨成片地灑落,令人心神寧靜。

  “那位真是太強了,一雙腳印都能如此,給人心安的感覺,恨不能與他同生一個時代,仰望其姿!”光頭男子慨嘆。

  “我們接著退走,遠離這里!”九道一開口。

  狗皇道:“其實意義不大,如果那位成功,那就會滅了終極詭異源頭,而若是不成,估計無上會反撲出來,我們眼下躲到哪里都不見得有用。”

  此刻,他們心中祈禱,那位一定要鎮殺掉幾個無上生物。

  “終究不是他的真身,不然的話,我們就不用心中沒底了。”腐尸道。

  他們有些緊張,關注魂河,等待最終結果出現。

  有些事,他們是有所耳聞的。

  最起碼,九道一知道部分真相。

  數個紀元前,那位只身一人而已,就敢去掘古輪回路,要將古地府給生挖出來,還曾要填平魂河!

  可惜,他終是未能如愿。

  那個時期發生驚變,太匆匆,他就離開了,誰都不知道究竟為什么,他便從此世間不見。

  連九道一都不了解,每次回思,都很悵然,那位當年離開時神色很不對勁兒。

  九道一擔心,怕那位會出事兒。

  有人說,上蒼之上有驚變,發生了不可思議的恐怖大事件,那位必須要趕到那里。

  也有人說,古地府、魂河其實都有共同的最初源頭,有同樣的背景,每個紀元末期都需要大祭。

  甚至,有人提及,那位要找的最初源頭不在萬界,不在諸天中,根本就沒有具體的時空可抵達。

  “老人皮,你肯定聽過很多傳言,都給我們說一說,看看哪種較為靠譜。”腐尸開口。

  九道一目光又幽邃,他真的開口了。

  “傳言,他為了接近一個……最初源頭,要去同時轉動上蒼與地下的輪回,讓天地與他自身都入輪回,這……很不好,很難理解,傳出這段話的生物死在亂古紀元。”

  這則消息驚人,上蒼之上也有輪回?!

  “當然,也有人說,他太強了,有不可描述之地的生靈對他忌憚,不得不付出巨大代價,以身為餌,將他引到上蒼之上。”

  顯然,上蒼之上有不可揣度的力量,也許能對那人造成威脅!

  狗皇、腐尸倒吸冷氣,過去都曾經發生過什么,怎么感覺這池子水太深了,簡直能將萬界海都給裝進去。

  “遙想當年,我曾與那人應該是兄弟,甚至是他將我葬下的,只是現在什么都忘了。”腐尸嘆道。

  關于腐尸,的確是一個無比特殊的存在。

  一直以來,腐尸的實力浮動很大,他曾經歷數個紀元,活的無比久遠。

  他身上有些問題,主要是有不少時代他都“斷層”了。

  所謂的斷層是指,他是一路“葬”過來的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或許早已死去。

  這是他的特殊處,他的魂光熄滅過,嚴格來說自然算是死了。

  但是,他的肉身長存,自古至今就沒變過。

  雖然不止一次被葬下,但是他的肉身多次復蘇,再養出魂光,構建出新的自我。

  所以說他很另類,非常特別,他的肉身銘刻下太多的東西,有些印記若是激活會發生一些奇異的事。

  當他說這話時,連狗皇都在盯著他,眼神綠油油。

  至于九道一就不用說了,在那最為古老的時代,必然與其有交集。

  腐尸瞪眼,道:“看什么看,沒見過這么朝氣蓬勃,風姿俊朗的美少年嗎?”

  狗皇聽到這種話,咧開大嘴就笑了起來,道:“就你這塊老臘肉,都餿了,腐臭不堪,也好意思說這種話?”

  它一嘴殘缺的大牙,笑時大嘴都咧到耳根那里去了。

  腐尸的臉頓時黑了,多少個時代了,這狗總是與他作對。

  很快他又皺眉,擔心某些事。

  “我這肉身多半有什么問題,要知道,我一身的道行都在這里,我跟別人不一樣,葬即睡,在身上養出很多印記,不該這樣。”

  腐尸憂慮,這是個很嚴峻的問題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的肉身比魂光更重要,漫長歲月的積淀,早已不可想象,肉身稱之為逆天也不為過。

  但是,他的肉身卻腐爛了,這就嚴重了。

  “即便是不祥物質,也不能這樣侵蝕我,這還是我的肉身嗎?”腐尸懷疑,有某種不安。

  可惜,有人對他過去不了解,始終在懷疑腐尸即便不是自己的兒子,也跟自己的兒子有關!

  沒錯,就是楚風,在這么懷疑。

  這要是讓腐尸知道,不氣死也要嘔血。

  轟!

  深淵下,傳來劇烈的能量波動,若非魂河阻擋,估計會形成毀滅性的沖擊波,撼動諸天萬界的根基。

  還好,那片地帶與外界是隔絕的。

  即便如此,狗皇、九道一等依舊神色鄭重,預感到了事態的嚴峻性,今天一切都可能要落幕嗎?

  “再退!”

  他們迅速后退。

  事實上,現在的情況比他們想象的還可怕,深淵下是混沌,貫穿過去,是一片模糊之地,超脫世外。

  古地府的強者,天帝葬坑的怪物,現在全都在大口咳血,自身都差點炸開。

  八首無上更是臉色煞白,這也……太恐怖了!

  “都說了,不要多想,不要妄念,會出大事兒!”蠶蛹中傳來嚴厲的聲音,在蠶繭上有幾道裂痕。

  遠處,那雙腳還在,都沒有搭理他們,在虛空中留下的金色腳印越發神圣祥和。

  至于這片模糊之地,居然崩碎小半!

  一切都是因為,八首無上與天帝葬坑的老怪物沒忍住,想要發難,利用這片模糊之地伏殺那人。

  因為,他們真的害怕了,那位腳踝以上仿佛也要凝聚,要真實再現出來,而且恍惚間像是發出了嘆息聲。

  最為關鍵的是,雙足最終止步,沒有進所謂的祭地,不曾去進行所謂的自殺式闖關。

  他們擔心,這位停駐于此,會逐漸凝實,真實浮現出來,那就恐怖了。

  這片模糊之地無比超凡,有不可想象的力量,鐫刻滿至強的殺伐場域,號稱可以絞殺所有來犯之敵。

  但是,他們失敗了!

  當迅速激活這里的場域后,符文漫天,殺氣如海,古往今來各種無上攻擊術法齊出,全部呈現,爆發出來。

  可是,他們看到了什么?

  那雙腳如同在歲月中行走,在時光河流上散步,一念成光粒子,一念又化作那位的雙足,無法無術無道可侵!

  甚至,當那雙腳猛然發光,用力踏下去時,號稱此地最強大的場域崩開,瓦解了,讓無上生物都遭反噬。

  這極其懾人,那雙腳踏裂此地,自身無恙,甚至他留在虛空中的金色腳印也依舊神圣,光雨絢爛,不可磨滅。

  他到底是什么狀態?八首無上都有些毛了。

  強如他們,聯合起來,連一雙腳都毀滅不了嗎?

  唯一慶幸的是,那雙腳并未針對他們,短暫停駐后再次開始向前走,難道依舊想去主祭之地嗎?

  “他沒看到我們?”天帝葬坑的怪物露出異色。

  “的確有問題,我現在有了某種懷疑!”

  古地府的強者雙目瘆人,冒出絲絲縷縷的黑色物質,像是濃煙,又像是黑火,盯著那雙腳,有了某種猜想。

  “這么多年過去,始終都沒有他的消息,這有點不正常。我懷疑,他可能死在那超脫諸天之上的恐怖地方了。我認為,他有可能不在人世了,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對勁兒。”

  甚至,他認為,之所以只有一雙腳,那是因為,那位可能戰死了!

  最終,只有一雙腳未被磨滅,失落在諸天之外。

  所以,到頭來始終只有一雙腳顯化,在虛空中凝聚出金色的腳印。

  其他人聞言,先是倒吸冷氣,然后眼睛都深邃起來!

  他們一下子安心不少,如果是那樣的話再好不過。

  蠶蛹中傳來聲音:“他死了嗎?我一直覺得他的狀態很奇怪,怎么會生生從你我的心中淡去,連我等都對他的過往感知模糊,若非有些古物有些痕跡為證,說不定關于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沒有任何記憶。”

  這很可怕,他們是何等生靈?全都為無上!

  可是,卻連一個人的記憶都保留不住,這就顯得古怪了,極其異常。

  “現在想來,他的功法特殊,他來歷古怪,最為重要的是,他……或許已經死了!”八首無上低語道。

  說到最后,他目光爍爍,越發的有底氣。

  “沒錯,他可能被不可描述的生物擊殺,并磨滅關于他的大部分痕跡,強行從諸天萬宇中剔除,讓他永遠不可再現,徹底死去。”

  天地寂靜,幾個無上生物越發相信,那個人出了問題!

  那位,多半真的死去了。

  天帝葬坑的怪物開口,道:“再偉大的生靈都要死,號稱古今無敵的人,想不到可能早就殞落了,上蒼之上果然可怕!”

  轟!

  然而,就在他們低語,暗自興奮時,遠處傳來轟鳴聲。

  在他們驚駭的目光中,這片模糊之地在龜裂,在瓦解,竟要炸開了!

  那雙腳在做什么,它到底強到了何等地步?

  它徹底踏穿這片不真實的時空,竟要橫渡遠去。

  “他還是要去主祭之地?!”

 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,這雙腳強的離譜,這已經不能以大道驗算,實在過于可怕。

  最為關鍵的是,那雙腳在不斷放大,一剎那,壓蓋滿整片模糊之地,都沒給他們時間反應,就將所有人都覆蓋在下方。

  這是要殺他們全部?!

  早先不搭理,現在要一鍋端?

  “快,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!”有人喝道。

  不然的話,沒人知道會發生什么,這雙腳太恐怖了,很難精準估算它的能量等級,大道在腳下都暗淡,都被金色腳印燒滅了。

  轟隆!

  那雙腳落下,幾人暗淡,消失,在虛空中留下幾灘血,都是無上生物所留。

  那雙腳貫穿模糊之地,就此不見!

  這里只留下一行金色的腳印,灑落神圣光雨。

  在模糊之地后方,超脫時空的范疇,那片未知處,依舊有淡淡金色腳印,在遠去!

  這就可怕了,正如無上生物所說,那位殺向了主祭之地,只身前往不可揣度的所在地,這是自殺式的闖關。

  天地寂靜,這里沒有一點聲音,模糊之地破碎不堪。

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只蠶蛹出現,通體都是裂痕,甚至滲出絲絲的無上真血,它從莫名處出來。

  隨后,八首無上也滿身血跡,狼狽的掙脫出來。

  不遠處,另外的怪物也都回歸了,皆負傷帶血。

  或者說是舊傷負發,當年的大戰留下的創傷全面發作。

  “他不是為了大殺我等,好像沒有那個意識,他只是為了進主祭之地。”

  “我們猜想錯了嗎,一個人如果被殺死了,只剩下一雙腳,怎么可能會這么強,而且執意要殺進主祭之地?”

  “那他現在是什么狀態,真身的一部分?!”

  幾人無比嚴肅,事關重大。

  若非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,讓他們暫時脫離諸天,超脫在外片刻,那么剛才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呢。

  此時,幾人身上都在冒出不同的物質,

  有的人身上是灰色物質,濃郁無比,勾勒出神秘的紋絡。

  有的無上生物身上是黑血般的物質,在體表蔓延,宛若原始祭文。

  縱然是蠶蛹上都有銀色紋絡,看起來還算燦爛,但是卻給人極其不祥的感覺,無比瘆人。

  這就是他們各自積淀的詭異物質,對應著各自不同的恐怖背景,代表的也是不同的不祥源頭!

  “不是那位的真身!”蠶蛹中傳來聲音。

  “可為何這么強?”八首無上質疑,那究竟是什么?

  “當年他本來就很強,超出理解,再加上他的功法特殊,實在難以對抗。”蠶蛹說道。

  天帝葬坑中的怪物此時亦開口,嘴里的血沫子滴滴答答的落下,它比不可名狀還嚇人,此時做出猜測。

  “他當年離開前,戰力無匹,曾去尋找魂河源頭,去挖古地府,而后貫穿時空,出現在各時代,這是他那時留下的能量粒子,是他留下的大道痕跡,今天在凝聚。”

  這種判斷讓人倒吸冷氣,那位留下的神圣粒子,留在各個時空的物質,就能夠如此,這實在駭人。

  便是無上都要動容,臉色皆大變。

  “那雙腳并沒有什么意識,一切都是源自昔日的本能,今天我們運氣實在夠差,遇到它意外被激活!”

  在場的幾大無上生物莫不臉色陰沉。

  那位在找最初源頭,想去主祭之地!

  所有人都瞳孔收縮,連他們身為無上,都無比的忌憚,不想多提,不愿多想那個地方。

  很長時間,古地府的怪物才開口,道:“讓他去好了,這注定是自殺。亙古匆匆常如此,就沒有什么生靈成功過。”

  “不錯,我覺得當年就有過那個級數的生靈去探究,結果慘死。”八首無上點頭。

  “正是如此,昔日世界海外,不是就有這么一位嗎?死的很凄慘。”陰風吹來,骨灰飄起,漫天都是,場中竟于無覺間多了一個生物,很可怖,流淌不祥物質,同時被特殊的土質覆蓋。

  它來自四極浮土下,一般來說,那里的生物極少出世,今天破例了!

  然而,等待他是卻是呵斥!

  “噤聲!”

  “這一舊事,莫要再提!”

  毫無疑問當年發生了太多的事,有些東西不能開口提,不能亂說,不然的話會牽涉到主祭之地。

  這片地帶安靜了,再無聲音。

  模糊之地很特殊,在自行愈合,因為它原本就不是真實的時空,屬于主祭之地的一小塊區域映照下來的!

  幾個無上生物都在盯著模糊之地的盡頭。

  在那后方,遠去的雙腳留下的金色腳印在變淡,甚至要消失了。

  “他遭劫了嗎?!”有人瞳孔射出犀利的光芒,一下子振奮了起來。

  “準備吧,開啟新紀元,諸天不存,萬界凋零,大祭要開始了!”古地府的無上生物淡漠地說道。

  “再等一等,看那位是否徹底消散!”蠶蛹開口。

  盡管那雙腳是那位昔日留下的神圣粒子,是氣息與道痕的凝聚,經過觀照古今而顯化出的來的。

  但是,他們也無比重視!

  自時間河流中而現,散落在各個時代,觀照古今未來,那位讓無上生物都有些難以理解了,心存懼意。

  果然,在那模糊之地外,在那通向主祭之地的灰色地帶,那一行金色的腳印在淡去,在消失,的確要徹底散落了!

  “很好,我們準備一下,一會兒寫好祭文,新紀元要拉開大幕了!”

  古地府的強者開口,聲音冷冽,非常無情。

  很快,他們就要出動了!

  ……

  外面,氣氛也很緊張。

  今天,各天域都覺得有種難言的壓抑,尤其是強者感受最深,都有末日來臨的感覺。

  一些萬古長存,一直不滅的家族,現在都在準備,緊鑼密鼓,各種行動,要去避難!

  比如佛族,當年就是從上一個紀元遺存下來的,佛族有開天宿老,就是源自上個紀元,在此紀元之初,破開那座保留生命火種的古寺,得見天光,讓佛族復蘇,再次行走于世間。

  但這樣的族群極少,即便生命火種能夠保存下來,可是到了下一紀元也都要重新開始。

  并且,即便夠避開一個紀元的大劫,可又如何保證可以避過下一個紀元的大劫呢?

  遍尋諸天,并沒有始終不朽的道統,沒有可以在每個紀元都安然無恙的家族,除非……那是詭異源頭的仆從族!

  不然的話,撐上兩三個紀元就是極限了,這還是望遍整片時光長河算上歷代最強種族群的結果。

  須知,連天庭都墜落了,這世間又有什么道統可與當年的天庭比肩?

  此刻,狗皇、九道一也非常緊張,等待最終的結果。

  “贏了,萬世太平,我等的大仇,以及天庭之殤,也算是得報了!”光頭男子沉聲道。

  腐尸嘆道:“輸了的話,萬法皆空,萬道崩滅,諸天不存,你我也自然也都成灰燼,再也無力反擊,沒有絲毫希望,唯有期待不知多少個紀元后的后來者了。”

  只是那個時候,他們在哪里?早已成為宇宙塵埃。

  沒有人會知道他們的名字,更無人知道他們的過往,萬古皆空。

  楚風聽到這里,感覺空空落落,連都天空都灰暗了。

  他還不想死,來到陽間后,有許多人還未找到,都還沒有見到。

  他不想帶著遺憾與此世同寂。

  所以,下一刻他就盯上了腐尸,怎么看其魂光都像是他兒子小道士。

  然后,楚風的眼神變了,有些熱,也有些慈愛。

  我……去,你看啥?腐尸毛骨悚然。

  他是什么人,感應太敏銳了,第一時間就發現異常,感受到了那異樣的目光,他渾身不自在了。

  夫子曰,你什么眼神,那么慈祥,有……病吧!腐尸腹誹,被看的有些沒底。

  大霧中這位很強,今天幫了他們大忙,還沒有好好感謝呢,可是,你這么看我作甚?腐尸越發的覺得古怪,到最后有些炸毛了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,你怎么了?!”他警惕的倒退了幾步,很嚴肅的開口。

  “這一紀元可能要沉淪了,在末日來臨前,我想弄清楚一些事。”楚風開口,向他走去。

  “是啊,應該弄清楚一些事,請問,你到底是誰?”腐尸開口,這主究竟是哪位?

  在他看來,天地間這么強大的生物是有數的,無上可不是隨意能見到,除卻在詭異源頭有外,幾乎不可遇。

  他很鄭重,也略帶敬意,想來大霧中這位一定是個震古爍今的人杰。

  楚風一聲嘆息,又向前走了幾步,盯著他看個沒完,道:“沒錯了,魂光屬性一致,波動一致,印記一致,就是你。”

  “我?什么情況?你想說什么?”腐尸狐疑。

  其他人也都露出異色,有些不解。

  “讓我說實話嗎?”楚風開口。

  “當然,有什么情況,你盡管說!”腐尸拍著胸脯,表示無論是什么事,他都能接受。

  畢竟,他對大霧中這個男子有好感,敢在這種境地下出手救人,值得尊敬。

  楚風道:“好,那我就說了。”

  “說吧。”腐尸昂首而立,腰桿挺的筆直。

  “我感覺,你像我兒子。”楚風輕語。

  夫子曰!老子曰!我曰,我昌,我晶,我旭!腐尸暴跳,臉都黑了,差點就破口大罵。

  我敬你是個人物,你卻想當我爹?我打死你!

  他差點原地爆炸,這么多年來,不止一個紀元了,都沒人敢占他便宜。

  要知道,他與數位天帝都稱兄道弟。

  現在,跑出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家伙,直接盯著他,指著他鼻子,要認他當兒子,這……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腐尸的鼻子都開始噴白煙了,到最后連耳朵也都開始跟著冒濃煙,他要被點著了,真是欺人太甚。

  狗皇、九道一、黎龘等人也都目瞪口呆,腐尸兄這是造什么孽了,這樣就找來一個……爹?!

  腐尸這一刻終于明白,為何大霧中的男子看他時總是一副很慈祥,很慈愛的樣子,這不是他的錯覺。

  你大爺的,是真的,這位真是以看兒子的眼神在看他!

  腐尸忍不下去了,跳腳了指著楚風,一副要死磕到底的架勢!

  他的臉又黑又綠,都快被氣死了。

  如果不是覺得自己打不過對方,真想直接弄死算了。

  “你瞪我干什么,我平生不說謊,你的確像我兒。不過,這里面可能有曲折,另有原因,我們談一下。”楚風很認真。

  當然,他也有些口誤,他說的像是指魂光、

  而腐尸理所當然的認為,此人在說他肉身長的像其兒子。

  這一刻,腐尸忽然想到了過去,想到了太過久遠的事,他是被人葬下的,魂光都換了幾次了,唯有肉身不滅。

  在很久以前,他模糊的記得,有一位如老父般的師傅,推算他肉身不滅,終又一天會成道。

  會是他回來了嗎?不像。

  在那么古老的時代,他自然也有父母,有親人,腐尸心情復雜,眼前大霧中這位像是突然從古史中跳出來的,來頭真的有些怪。

  這么強的人,不可能沒有根腳。

  難道說,這是最古年代的老家伙,真有可能與他有什么血緣關系?

  短暫的剎那,腐尸在胡思亂想,一邊想弄死眼前這男子,一邊又懷疑,他該不會真有這樣一個老爹吧,在那最古時期蟄眠,現在復蘇出世了?

  “啊呸!”他很快搖頭,感覺有些羞恥,都在想什么呢,一大把年歲了,哪里還有什么爹?當年那么強大的師傅都化成宇宙塵埃了!

  腐尸黑著臉,道:“我警告你,別惹我,別占我便宜,當心天打雷轟!”

  然后……喀嚓一聲,果然遭天打雷轟了!

  不過,是他自己!

  很多道閃電,噼里啪啦落下來,強如他的肉身,居然都差點崩開,渾身冒青煙。

  “夫子曰,老子曰,我他么……真有這么一個爹?!”腐尸抓狂了!

  這什么情況,什么事,他才這么一說,他就反被天打雷劈了?

  “醒醒,出事兒了!”狗皇一狗爪子拍在他腦袋上。

  至于其他人,都如臨大敵,盯著魂河方向。

  那里電閃雷鳴,異象驚人,有無上生物走出來了,帶著恐怖的氣息,震懾世間,諸天都開始發抖,都顫栗了。

  腐尸如墜冰窖,武皇、泰一等人也都渾身冰寒,到頭來是深淵下的無上生靈走出來了,那位呢?!

  他們驚悚,感覺末世真的到了!

  “怎么可能?!”九道一震撼,渾身都在顫抖,不是懼怕,而是傷感,心中大悲,那位親自下深淵,都沒有平掉最初源頭?!

  還是說,那位暫時被困住了?!

  狗皇難得的沒有擠對,而是安慰九道一,道:“不要多想,那位不會有事兒,詭異源頭的敵人也奈何不了他,再說,即便出事兒,那也不是他的真身。”

  “對,不是他的真身,無妨!”九道一鎮靜下來。

  遠處,有無上生物的眸光望來,虛空炸開,當的一聲,帝鐘轟鳴,直接爆響,若非它守護,估計在場的人要死掉一大半!

  楚風一步邁出,擋在了最前方,冷冷的與那幾個無上生物對峙,沉默不語。

  “可惜了,那位沒有將這幾怪物給弄死!”光頭男子嘆氣。

  狗皇沉聲道:“別多想了,那位真身未回來,終究要靠你我自己,不要指望這種天上天餡餅的事,根本不現實。”

  這時,八首無上昂著八顆猙獰的頭顱,恐怖氣息滔天,席卷向域外,震落星辰為塵埃,讓諸天都在隆隆搖動,要崩落了。

  他開口了,聲震諸天,道:“我等提前復蘇,這意味著,很多因果都改變了,現在,新紀元到來,大祭要開始了!”

  這意味什么?不滅的家族,傳承久遠的道統,都知道,諸天都要哭泣了,血將染紅萬界,所有人都要死了!

  “師伯,快看!”光頭男子捅了捅狗皇,暗中以神念傳音。

  “看什么?”狗皇沒心情理他。

  “天上掉東西了,真可能是餡餅!”光頭男子亢奮,激動到顫抖了,因為,他認出了那是什么。

 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,有人以蓋世法力遮掩一切,蒙蔽了無上的神覺。

  在光頭男子神念傳音時,無聲無息,便有一件器物到了地表,然后爆發無量神光。

  噗!噗!噗……

  恐怖的血光沖起!

  一塊器物墜落下來,對八首無上實施斬首,同時斬落下他顆八個頭顱,真血沖霄漢!

  同一時間,劍氣億萬縷,在那原地爆發,天帝葬坑的怪物、古地府的無上強者,全都喋血,身體被斬開!

  無上真血四濺!

  “巨型飛劍,足有棺材板那么寬!”黎龘叫道。

  “沒錯,的確有棺材板那么寬!”腐尸也叫道,這一刻,他忘記了自己被認兒子的事。

  狗皇大吼:“那就是青銅棺材板好不好?!”

  “真是——青銅棺材板!”腐尸發呆后,直接震驚了!

  天上掉下青銅棺材板,他稍微辨認后,怎么可能不認識?腐尸忍不住上下嘴唇打架,激動的全身發抖!

  “師傅!”光頭男子大吼,熱淚盈眶,這一刻,他忍不住跪在了地上,仰頭望天,大吼聲震動了天上地下,撼動了整片陽間!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炒股的人一生穷拉涨停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分析 急速飞艇下载 虎扑客服 pk10开奖记录 上海快三快三号推荐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 福彩p62最新开奖 虎扑绝地求生微博 新三板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