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84章 千秋后誰佇

第1484章 千秋后誰佇

  “都將死去,又一個時代結束,落幕!”

  在這片模糊之地,一位無上生物開口。

  他們高高在上,俯瞰別人的悲歡,冷視別人的悲歌,早已漠然。

  這里與諸天隔絕,并不像是真實的世界,很朦朧,仿佛是某一磅礴古地的投影,組成一片超脫世外之界。

  他們決定遵從天意,或許說依照那飄落下來的黃紙上的銘紋,執行下去。

  蠶蛹有些感觸,道:“又一紀元結束,自古至今,有幾人能與你我共不朽?嘆,這天上地下,地府碧落,滄海人間,幾多生靈可留下?注定都要死!”

  沒有人說話,若非今天那個人可能會回來,他們依舊會冷漠如故,而現在居然有這種在他們看來很低級的情緒波動。

  “外界怎樣了,還要等到什么時候?”古地府的生物開口。

  “等他消散,直至永寂。”來自天帝葬坑的怪物開口。

  他很猙獰,滿身疙疙瘩瘩,流膿流血,獸頭拼接腐爛人頭,鱷嘴開闊,鋸齒突出,身體不規則,不對稱,相當的可怖。

  “灰色大祭,新的紀元要開始了,主祭者會出現嗎?”八首無上開口。

  這種話題似乎很犯忌諱,其他幾個生物都閉著嘴巴,并未第一時間應答,都顯得很沉默。

  過了很久,蠶蛹才壓低聲音道:“等吧。”

  一時間,這里安靜下去,無人再說話。

  時光流逝,在這諸天外,界外之地,幾人都很有耐心,不愿現在貿然出去,與那位撞上。

  這時,外界的石碑還在發光,的確并未減弱,由符文構建的平臺上,那雙腳掌下開始有金光浮現。

  他像是踩在千秋上,立身萬古時光長河中,不斷有光粒子飛來,凝聚其形,最起碼他的腳裸都開始浮現了。

  可是,也僅止于此,差不多了,如果沒有足夠強的人針對,沒有持續的至強外力刺激,那里也只能如此了。

  這是什么情況?黑血研究所的主人、武瘋子等人都心驚肉跳。

  九道一則在觀察楚風,大霧中這位又是誰?

  狗皇更是神色復雜,最終對楚風暗中傳音,向他請教:“那幾個無上生靈真的退走了嗎?”

  “暫時退走了,我們也退!”楚風回應道。

  現在正是機會,就此離開。

 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,不宜再戰下去了,來了數位無上,若非石碑顯化,符文沖霄,有一雙腳掌落下,中斷了一切,那麻煩就大了!

  狗皇聞言后,露出激動之色。

  它居然是這種表情,這讓楚風意外,也讓九道一幾人都感覺異常。

  “離開了就好!”狗皇抬起狗爪子,對著自己的方頭大耳就來了一下,咚的一聲,砸的很重,看的幾人都替它覺得疼。

  “你要是想自殘,我替你敲頭,保證手藝精道,掀開腦殼后不傷腦髓。”腐尸開口,晃動著手中的銑鎬。

  “師伯,你別想不開!”光頭男子有些急眼,以為狗皇瘋了,擔心它因為采摘不到藥性最強那種藥而神智錯亂。

  “解封!”誰知,狗皇都沒搭理他們,一點也不惱怒,反而很鄭重,對自己施加咒語。

  嗡的一聲,它的方頭大耳輕顫,顱中瑞霞千條,化成銘紋飛出,然后它就醒悟了,迅速祭帝鐘,將某種神秘的紋絡烙印在上。

  “鐘兄,這是帝紋真義,快點復活找他!”這是狗皇的話,很急迫,然后殘鐘頓時無聲的發光,通體像是燒紅了,浮現一篇經文,在這里輕微的轟鳴。

  九道一目光幽幽,道:“這狗東西,來這里目的不純,不見得是找藥。它連自己都瞞著,提前封印心海,更是欺騙了我等,現在解除封鎖,它才開始真正要搞事。”

  “狗子,你想做什么,真是夠混賬的,瞞著我們呢?!”腐尸不干了。

  狗皇這時回過神來,道:“回頭再說!”

  眾人無言,狗東西到底要做什么?

  嗖嗖嗖!

  異變發生,殘鐘輕鳴,自身符文密密麻麻,像是在震動經文,而自身也燒紅了,讓整片魂河都在共振。

  一縷又一縷曦光出現,伴著輕微的脆響聲,那是金屬屑,還是碎石?

  有各種碎裂的小物塊飛來,然后,全部沒入殘鐘,與它融為一體,逐漸在補全大鐘。

  有鐘塊,更有鐘內最為關鍵的一截鐘擺,竟在這么片刻間被補上了,較為完整了。

  狗皇頓時激動了,觸摸那鐘擺。

  “多了一分復活的希望!”

  它顫抖著,真情流露,像是看到了某種希望。

  大鐘,最后并沒有補全,但是鐘擺補足了八成以上,整體都安靜了,不再如同燒紅般,符文也都內斂。

  “大帝,一生與鐘相伴,他有絲絲縷縷的本源,溫養在鐘擺內,我想找到!”狗皇開口。

  說到底,它還是為了復活帝尸。

  沒有藥性足夠強的大藥,若能尋到絲絲縷縷的帝源,那一樣有效!

  只是,當年打殘了,鐘擺爆開了,還能殘留下帝源嗎?

  須知,這些拼接回來的鐘塊等,實際上都是殘渣,失去了靈性,埋在山壁與魂河中,看不出任何異常。

  不然的話,無上生物會留下它們在家門口?早出手磨滅了。

  不過,架不住殘渣多,組成鐘擺后,狗皇認真的探究,竟然真的找到一絲本源,只是太微弱了,太少了。

  “有就行,將來必有希望!”狗皇不再悲傷。

  “那趕緊走!”楚風道,這地方沒法呆下去了,因為誰都不能確定,石碑上的雙足什么時候會消失。

  終究不是那位真身回歸,依照深淵無上生物的猜測,這或許只是他的氣息凝聚,從萬古時光河流中映照出來。

  九道一嘆氣,傷感,但是,能有什么辦法?

  “走!”他一揮手,毅然轉身,不再去看石碑上方的雙足了。

  “還等什么,跑路!”狗皇也叫道,它以帝鐘托起帝尸,自己抱起來小圣猿,然后它就直接竄出去了,比誰都快。

  最后面的自然是楚風,負責斷后!

  “師伯,你慢點,注意形象!”光頭男子在后面提醒。

  他著實有些不滿,說好的攻打魂河,結果狗皇第一個跑了,而且穿著九色褲衩,太過另類與風騷。

  你不是主戰派嗎?怎么像是狗急跳墻似的,撒丫子狂奔亂跳,這才一眨眼,狗影子都要看不到了。

  “廢話什么,先跑路,先離開魂河!”狗皇低吼道,同時擦了把冷汗,道:“嚇死本皇了!”

  眾人無語,不明其意。

  他們是何等的修為,實力最差也是老究極,這還不算老究極背后都有莫名黑影浮現呢,連著未知世界。

  泰一、武瘋子、黑血研究所的主人,都能借力!

  一剎那,他們就離開深淵,逃出門中世界,又脫離魂河,沿著秘徑直接回到陽間。

  “師伯,你至于這樣逃跑嗎?”光頭男子替它臉紅,狗皇強硬了這么久,結果臨走時卻晚節不保,這么的丟人。

  狗皇回頭看了一眼,見那石碑發光,上面的雙腳還在,長出了一口氣,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  然后,它居然再次擦了把冷汗,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,道:“夫子曰,嚇死我了!”

  眾人都無言,這狗怎么膽子變小了。

  縱然是腐尸也都在鄙視它,拍了它的大腦袋一下,道:“瞧你這點出息,別說你認識我!”

  狗皇沒惱怒,有些訕訕的,道:“這不是剛才靈魂解除封印后,知道怎么回事了嘛。”

  接著,它快速解釋,它壓根就沒有想攻打魂河,不過是虛張聲勢,能挖藥就挖,不能也不勉強,其實主要是想來此轉一圈,找到鐘擺。

  它不能提前表露真實目的,怕被無上感知到,到時候一切成空,所以自封部分魂光。

  狗皇道:“我真沒想到,我們居然差點與無上生物死磕到底!”

  它擦了兩把汗,這次真的試探過火了,早已偏離它的初衷。

  “你騙我們,然后連自己都騙了,你這狗東西!”腐尸憤憤不平,早先這狗一副要去赴死的樣子,呼喚他出山。

  結果,到頭來它并非要決一死戰,一切都是在蒙騙他。

  狗皇解釋:“我確實覺得魂河有問題,無上生物多半出不來,所以才來試探,能成功達到我的目的最好不過,失敗也無妨,因為有后手。”

  它告訴幾人,它身上的確有天帝后手,能打出一擊,并且,此擊過后,會有璀璨符文包裹著他們離開,甚至可能會帶他們到失蹤的天帝身邊。

  “嘶!”眾人倒吸冷氣。

  這狗東西的殺手锏,居然有可能帶著眾人到天帝身邊,找到真身?這就驚人了!

  “有一半的可能會到他身邊,也有一半的的可能不是他那里,但肯定會將我傳送到絕對安全的區域。”

  這是狗皇的底氣,所以敢來。

  接著,它得瑟:“再者說,你們真以為本皇瘋了,魯莽到要來這里決戰?那不是送死嗎!本皇是誰,這輩子吃過虧嗎?我是來這里要好處的,懂?!這么多年下來,我研究此地很久了,揣摩的差不多了!”

  它又補充,道:“我催眠自己,視死如歸,要決戰魂河,其實嘛,也是想看一看還有幾位熟人沒死,想給炸出來,讓你們詐尸。”

  你大爺!

  腐尸、光頭男子、九道一都無言,神色不善地盯著它。

  這狗東西先騙過它自己,再騙他們。

  “我真沒想到,無上會出來!”狗皇嘆道,這是超預料的事,它研究魂河很久了,以為不會有這種大個的出現。

  當然,它也無懼,真要到了關鍵時刻,殺手锏會自行啟動,帶走自己陣營的人,安全消失于此地。

  很快,它又黯然,這次不是裝的,不是蒙人,而是真真切切地傷感,他抱著小圣猿,道:“猴子死了。”

  腐尸拍了拍它的肩頭,道:“這不怪你,它剩下的本就是殘念,早已死去很多年。如果有活下來的希望,哪怕有一些本源,或者一縷魂光,也不至于如此。”

  狗皇點頭,哪怕猴子是遺骸,或者有些許魂光,它的殺手锏也會自行啟動了,帶著眾人迅速離開。

  “你說,猴子會不會沒死,其實還活著?”腐尸忽然開口,道:“不知道為何,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,不僅是他,我對自己的腐爛身體也有所懷疑,不知道是何原因。”

  “算了,離開這里再說!”狗皇道。

  然后,轟的一聲,在他們的背后,魂河岸邊,居然傳來巨大的聲響,那雙腳掌離開平臺,踏著虛空,沿河而上,走向終極地。

  眾人目瞪口呆,九道一更是顫栗,這是怎么回事?!

  那位居然又動了!

  狗皇、腐尸有點不想走了,真想看一看這雙腳會做些什么,難道要踏平魂河?!

  轟隆!

  隨著邁步,虛空中留下一個又一個金色的腳印,宛若大道紋絡,神圣而晶瑩,并飄灑光雨,就烙印在虛空中。

  雙足所過之處,留下一行腳印,難以磨滅,剎那進入深淵。

  那雙腳掌居然真進深淵了,九道一震撼,這該不會是要平掉此地吧?

  這時,幾人都看不到了,那雙腳掌沒入漆黑的深淵下,走過混沌,向著一片傳說中不可接近之地而去。

  “他……真進去了?!”狗皇震撼。

  “那我們呢?”光頭男子問道。

  “我們還是先退走吧,先遠離,終究是要出事兒!”腐尸很嚴肅。

  “對!”九道一也點頭。

  這時,斷后的楚風走過來了,他感覺陣陣發毛,因為總覺得像是背著個人出來!

  他身后顯形的血色光環,漸漸斂去,但大霧還在,那個模糊的生物似乎也還在,而且像是伏在了他的背上,讓他覺得冰冷刺骨,宛若背負著一具死尸。

  “先等下,你們看看我的背上有什么?”楚風真的忍不住了,對幾人開口。

  “看不清,與你一樣被大霧包裹著,你……究竟是誰?!”狗皇問道。

  九道一、黎龘也露出疑惑之色,武皇、泰一也在看著他,都想知道他的身份。

  腐尸更是開口,想讓他露出真容。

  楚風打死也不想露出真容,到時候,那狗估計會癲狂,當初可是與他有過交集,對他說過,幫它找人,幫它采藥,不然給他下咒。

  他才不想與這條狗扯上關系,總覺得這條老黑狗特不靠譜,今天太瘋狂了!

  另外,他對九道一也想敬而遠之,這種老怪物太他么嚇人,來歷復雜,看看都做了些什么事?他不想深入接觸。

  至于黎龘,這主太黑了,連結拜兄弟老古都給折騰的哭也不是,不哭也不行,簡直是死去活來,還是躲著點吧。

  至于武瘋子,那更是最好不要再見!

  楚風剛掏完他老巢,再加上以前的舊怨,武瘋子如果了解了其中的究竟后,估計會活吞了他!

  事實上,若非不能全面掌控現在的偉力,加之武瘋子目前屬于同一陣營,且剛才表現極佳,楚風都股沖動,想滅他了。

  算了,我這人心慈,今日什么都揭過去了,以后若是有仇對立再說!楚風心中這么說道。

  見他沉默,幾人也不好再問,對他還是很忌憚的,畢竟這是一個疑似無上的神秘高手。

  不過,這些人中還是有人不時暗中看楚風幾眼,因為總覺得他有點古怪。

  可惜,那神秘大霧遮住了一切,加之石罐的金色符文掩蓋,哪怕相距不遠,這些人也沒有察覺出楚風是誰。

  武皇總覺得像是遺漏了什么,暗中窺視了楚風一次,他搖了頭,不敢過于冒犯了,看一次就足夠了。

  到底是誰?他總覺得有點怪。

  然后,武瘋子就又看向了狗皇,并向它索要師傅的道骨。

  狗皇咕噥道:“這是我撿的,居然想讓我白白送給你,你就不想贖回去嗎?!”

  進了它的嘴里,它從來不想向外吐。

  可是,今天它看這老崽子表現很好,非常賣力,它又有點不好意思,不給人家說不過去。

  武皇很想給它狗臉來一拳,問問它,你沒事兒去我道場撿的?還盜走了什么!?

  “真小氣,一會兒給你!”狗皇道。

  這氣的武瘋子著實差點翻臉,那可是他師傅的道骨!還講不講理?

  武皇很想說,世人都說我不講理,動輒滅人滿門,抄家滅族,可現在這狗東西讓他有點想吐血。

  轟隆!

  突然,諸天劇烈轟鳴,不斷顫抖,似乎真的要墜落了!

  許多大世界的界壁,連著混沌的地帶,全部龜裂,宛若要貫穿諸天各地。

  “發生了什么,那位進去了,大開殺戒了?!”腐尸震驚。

  此刻,一雙發光的腳,在虛空中留下一串金色的腳印,在混沌中亦如此,走到了界外,面對一片模糊之地。

  然后,雙足向前,一步一步踏進了模糊之地,讓那里龜裂了,塌陷了,那位的雙腳真的進去了!

  “怎么可能,他如何可以進來,這不是真實之地?他沒有我們身上刻寫的祭紋,怎能進來?!”

  八首無上震撼不已。

  “別管這些,他不是沖我們而來,他是要找主祭之地,莫掩飾,不要攔著,他要是能進去的話,死定了!”古地府的無上生物暗中傳音。

  那雙腳走來,后方留下一個又一個金色的腳印,流淌大道紋絡,飄灑出成片的光雨,腳印烙在虛空中,不可磨滅!

  “一紀一秋,諸天若落花盡凋去,萬界化塵簌簌墜,千秋后誰佇?”像是隔著很多個紀元,恍惚間傳來嘆息聲!

  當那雙腳停下來時,給人一種奇異而震撼的感覺,腳裸上方似乎有朦朧的身影要全面浮現出來。

  同一時間,外界,蒼宇之上,界外之所在,也傳來異動。

  隱約間可見,有一口棺緩緩飄來,居然要臨近陽間!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足球比赛数据分析工 今天3d开机号码是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 澳洲幸运10玩法技 英超免费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 3d试机号今天开机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