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

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物嘆氣,他終究是沒有放下法螺,仰天長吹,發出的聲音很恐怖,像是滌蕩了古今。

  但在開始前,他也曾發出一聲嘆息,有落寞,也有無奈與幾許涼意,竟是飽含有非常復雜的情緒。

  這樣的生物號稱無上,打遍諸天萬界能有幾個對手?居然露出這樣的疲態,讓人震驚!

  我命由天不由我!

  話語中藏著瘆人的信息,讓九道一等人先是發呆,而后覺得頭皮發麻,這實在有些不敢想象了。

  蠶蛹沉默,像是認同了某種觀點。

  “嗚……”

  法螺被連續地吹響了,綻放出十三種神光,剎那間響徹諸天,驚動古地府的死寂,擾動了天帝葬坑的寧靜,也揚起了四極浮土間的塵埃……

  這一刻,驚悚了萬界。

  法螺發出嗚嗚聲,并不刺耳,也不算沉悶,相反很特殊。

  像是祖仙在輕吟,又像是那祖魔在喃喃低語,初聽時仿佛要悟出無上大道!

  可是,霎時間,這聲音直接讓人要炸開了,即便是無比強橫的生靈,也都頭疼欲裂,身體要在瞬間龜裂。

  可以看到,天地間浮現出一條又一條大道秩鏈,它們在嘎嘣嘎嘣的斷裂,場面無比的可怕。

  宛若在滅世,各種規則都將被磨滅,一個時代似乎要結束了!

  的確,遠在他界域,許多老怪物都發毛,都驚悚了,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顫抖著:“要開始了嗎?大世將沉淪!”

  就更不要說在事發地了,魂河盡頭這里,恐怖無邊。

  強如九道一、狗皇、腐尸,都在踉蹌倒退,險些直接仰頭栽倒在地上。

  黎龘、光頭男子也不例外,黑色研究所的主人更是七竅流血,肉身發光,像是正在被獻祭,馬上要死去了。

  這還是有帝鐘、戰矛庇護的結果,尤其是殘破帝鐘轟鳴,符文漫天,形成一口完整的晶瑩“道鐘”,罩落下來,將所有人都覆蓋在下方。

  這終于避免了黑血研究所主人慘死的悲劇。

  不過,這法螺的聲音越發的宏大,讓帝鐘跟著轟鳴不止,璀璨鐘罩內有人再次咳血。

  楚風邁步,義無反顧,擋在前方,將幾人與那深淵隔開,他腳下的金色紋絡阻擋住法螺震動過來的特殊大道波紋。

  魂河下游,石碑越發的燦爛。

  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碑文,在此地化出最為絢麗的光束,交織越發清晰與真實的平臺。

  在那上方,恍惚間要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。

  其實,那里只有一雙腳。

  至于身體,看不到,觸及不到,但就是給人一種感覺,宛若有一位強者屹立在古今未來,存在于各時空中!

  他似乎真的要凝聚形體,現身此地!

  噗!

  深淵下,那位無上生靈咳出一口血,霍的仰頭望去。

  他身上的舊傷在不斷崩裂,口鼻皆在溢血,甚至連他的雙耳間,連他的雙目,都有黑血流出來。

  他的心臟劇跳,望向晶瑩符文構建的平臺之上,死死地盯著那里。

  雖然別人看不到,觸及不到,但是他卻有無上的神覺,能夠洞徹某些原始真相與究竟。

  “真要回來了嗎?”

  他心神都在震動,本為無上,不應該有這種情緒,理應無情而淡漠,俯視萬古時空,坐看星海成塵,宇宙枯竭。

  可是現在,他卻有了作為血肉生物最早期的那種原始情緒,在他看來很低級。

  他毛骨悚然,自身終究也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員?與億萬生靈無區別嗎?

  可是,自古至今,各界的生靈在他眼中猶若蟻蟲,他怎么會與他們并列?

  立身在深淵中,他低語:“假的,絕不會是他的真身。這只是他留下的手段,我們將平臺擊散,毀掉坐標,不讓讓那離去的真身觀照此世!”

  “不要再妄動,等他自身寂靜下去。即便石碑是坐標,我們也毀不掉。”那個散發十幾道神環的蠶蛹中傳來聲音,無比的慎重,同時也很嚴肅。

  “可是,我感覺再不阻止,他真的可能會回來。”深淵中,那位無上露出部分真容,人形軀干,共有八首,在混沌霧氣中若隱若現。

  一兩個紀元前,他曾被尊為八首無上,不知道究竟是從哪一種生物進化而來。

  魂河中有一只六首獸,便是他的后裔之一。

  八首無上嚴重懷疑,那位離開太久,如果能夠找到回路,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回來!

  蠶蛹沉聲道:“聽我的,不想不念,一切皆可安然。否則,現如今你是重傷之軀,而我又蛻變未盡,若興干戈,絕對出事!”

  這時,平臺上,那一雙可見的腳掌越發的清晰了,甚至蒼宇之上,隱約間像是有“大道池”浮現,有混沌雷霆劃過,要撕裂萬千宇宙,有什么東西快要降臨了。

  此時誰最激動?九道一!

  他不再頭疼欲裂后,挺直了腰身,嘴唇哆嗦,在那里喃喃,以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古語在呼喚著什么。

  他像是在禱告,又像是在訴說,告知那位,數個紀元過去后究竟都發生了什么。

  這時,八首無上再次握法螺,他盯著晶瑩的符文平臺,總覺得毛骨悚然。

  短暫沉默,他開口:“沒得選擇,由天不由我,或許,該開啟新紀元了,我想……他們也該來了。”

  正說話間,果然有東西出現了。

  一條模糊的古路,帶著萬古枯寂的氣息,從遠方蔓延,貫穿虛空到了這里。

  這是一條輪回路,連著——古地府。

  不久前它出現過,但最終又消失。

  而且,現在它比之前更清晰。

  古路上,那無邊的黑暗,那濃郁的不祥物質,源自真正的——地府!

  楚風瞳孔收縮,他看到了什么?

  在那古輪回路盡頭,有莫名的巨人,有無數的神魔,雙目空洞,宛若死尸,但卻在動,他們在開鑿,在拓展道路。

  此外,他還看到了一顆冷寂的眸子,如同一顆巨大的星球,懸掛在那片虛無與死寂之地。

  這一景象對于楚風來說,絕非陌生,他當年看到過!

  昔日,他曾在異域的空間裂縫中見到過。

  到處都有這樣的路,這樣的眼球嗎?

  當年,他與小陰間一群天才從大夢凈土進入異域歷練,曾在那里被灰色物質侵蝕,被不祥糾纏。

  最終離開時,所有人都失憶,唯有楚風藉石罐保留下記憶。

  在回歸的路上,他看到了一只眼球,看到了一條特殊的輪回路,有無數高大的神魔在開鑿。

  “眼下,一切都對上了。”他心中震動。

  當年,那條正在開鑿的路,應該與古地府有關,漫長歲月以來,九道一口中的帝落時代前的古地府竟一直都在擴張,并未真正的沉寂!

  不過,那種灰色物質,那種不祥的氣息,似乎不屬于古地府。

  “是了,無論是魂河、天帝葬坑等,都有古路相連,都在借古地府的路徑傳遞信息?”

  楚風心中大受震動。

  古輪回路上,散發出無上生物的氣息,有一個生靈由遠而近,快到極致,一眨眼就從億萬里之外,甚至應該是從相隔著不知道多少個大界之外趕到了!

  一個周身都在黑暗中,帶著陰煞氣息的不祥生物出現,踏出古輪回路。

  嗡!

  幾乎是同時間,又一條模糊的路出現,天帝葬坑那里的怪物趕到了,從那古老的葬坑中爬出來一尊。

  它很恐怖,周身都是血霧,比厲鬼還要猙獰千百倍,比之大宇級的不可名狀還要瘆人,難以描述。

  相傳,天帝葬坑中極其古怪,從那里爬出來的怪物來頭大到無邊,無比的懾人。

  這時,武瘋子露出異樣的神色,依據傳說,他們這一脈的祖師有可能就是從那個詭異源頭爬出來的!

  可是,他為何沒有感受到彼此相近的氣息?

  傳說不可信嗎?!

  “呼!”

  大風突然現,這很古怪,魂河畔怎么會有這種怪風?可它真實存在。

  終于,人們看到,一條暗淡的路,連著未知處,大風從那里吹來,揚起大面積的灰燼,還有可怖的塵埃。

  像是骨灰,又像是不可抹名狀的生物被磨滅后的碎屑!

  此刻黎龘開口,聲音冷漠,目光如電,道:“連著四極浮土!”

  這讓楚風心頭一震,那個地方居然也出現了,有生物要過來?

  須知,那地方太可怖了,當年他通過時光爐,第一次知曉居然有這個地方,并聽到一段話。

  “天難葬者,掩埋四極浮土間,伐陰陽二柴,引大空之火……”

  那時,楚風就感覺很不對勁兒。

  因為那個時候,聲音響起后,他在石罐內觀照時,竟見到肌體上出現過黑手印,實在有些瘆人。

  “當年,真的看得起我,四極浮土下燒不死的怪物給我下咒,嘿!”黎龘開口,這等若道出了他當年出事兒的部分真相。

  史前,他也曾得到過時光爐,都說那東西不祥,擁有者從來沒有過好下場。

  最后,黎黑手果然也是沒有逃脫厄運。

  不過他終究很逆天,再現世間。

  四極浮土那里沒有走出生物,只有大風沿著一條模糊的隧道吹過來,帶起塵埃,帶起灰燼,陰森刺骨。

  隱約間,人們感知到,這四極浮土似乎更可怖,比其他幾個地方還要神秘。

  “原來是那個火化爐作祟。”九道一看了一眼黎龘,這樣開口,然后盯著四極浮土顯化的道路,又道:“都該燒成渣,不燒透了的話,總想出來作亂!”

  這種話語,讓人又是驚悚,又是無語,所謂的四極浮土下,到底都是什么東西?!

  天難葬者,是該火化的一具或者幾具尸體?!

  他或者他們,究竟屬于何時期,來自哪里,有什么根腳?!

  今天楚風算是漲了見識,短暫片刻間,知道了一些隱秘。

  現在,古地府有生物來了,天帝葬坑中也有怪物爬出來了,連四極浮土都在向外吹陰風,實在是驚懾世間。

  楚風想到了當初石罐發光時,在罐體上看到的一些景象,在那非常古老的時代,曾有終極者,曾有帝者,被生生拖走,或者被拉入地下,只在大地上留下一灘血跡。

  這些……都是詭異源頭,至強的不祥生物所為嗎?!

  今天,他要看個清楚,這些地方都要聚齊了嗎?

  然而,在他眼中恐怖滔天、震懾了萬界不知道多少個紀元的幾大詭異源頭的生物,現在居然沉默了。

  看到石碑,看到那雙腳掌后,他們明顯的動容,甚至自身腳下的道路都隆隆作響,要斷裂了。

  “你不該吹響法螺呼喚我們。”古地府中那個渾身都在黑暗中的生物開口。

  “不得不喚,我感覺,這個坐標在發出訊息,終有一天,那位會因此回來。”八首無上沉聲道。

  轟隆!

  石碑那里,漫天符文凝聚,構建的平臺上有一雙腳掌越發的真實,似乎可以感知到,那里有個人在凝聚。

  “讓他自己沉寂,我們不要再妄動,走!”

  古地府的生物開口。

  “吼!”同一時間,天帝葬坑的怪物也咆哮,居然也要退走了。

  “這由不得你我,你們用心去感應,我覺得,我的本能直覺不會錯。”八首無上低喝道。

  這時,冥冥中像是有所回應,有所念,必有所應!

  無盡域外,不知道什么地方,有眸若雷霆,有大道池灑落出神光,像是開天辟地以來最強的天劫,墜落魂河。

  轟!

  居然覆蓋了幾個無上生物!

  “走!”

  剎那間,他們都變色,并未去抵擋,而是全退走了,動作一致,深入大淵,而后貫穿混沌,出現在一片莫測之地。

  即便如此,八首無上也在咳血,周身舊傷復發,他全身都是血。

  古地府那個生物,滿身黑暗氣息潰散,他不斷倒退,在地上留下一些黑血。

  “他真的要回來了?我感覺,他的確在凝聚!”連天帝葬坑的怪物都這樣開口。

  他們都震撼了。

  “沒有,如果那位的真身能夠迅速回來,絕不會是這樣。”蠶蛹中傳來聲音。

  四極浮土間,隨著陰風傳來話語,道:“那位,當年曾游離在諸多時空,顯化在各個時期,眼下我們所經歷的都是他那時留下的氣機,如今在凝聚,可終究不是他!”

  然而,他們當中還是有人覺得,終有一天那位會再現,終會回來!

  “眼下,不要多想,讓他自己沉寂下去,不然的話,我們也許算是在接引他回歸,在幫他踏上歸途!”有人開口道。

  “既然如此,進入那個地方,祭天,看未來如何,接下來該怎么行事。我覺得,或許該開啟新紀元了!”古地府的那個生物很強勢。

  最終,他們消失,借助特殊的器物,沒入一片模糊之地,并開始某種儀式,擺下了古老的祭壇。

  轟隆!

  天崩地裂,血光淹沒一切。

  還好,這里真正的與世隔絕,超脫在諸天萬界外,所有的聲音與景象等,都只顯于此地。

  一張黃紙焚燒著,從那天空中飄落下來。

  八首無上目光幽幽,他迅速出手,接住了那張快要成為灰燼的殘紙。

  “新紀元要開啟,都該結束了,這一次是灰色大祭!”他低頭看著黃紙,聲音很平淡,但其實帶著一絲顫音。

  “果然是灰色紀元到了!”古地府的生物開口。

  “等外面那位留下的氣息斂去,自然消散,徹底歸于寂靜后,我們就開始!”八首無上說道。

  “一切都將落幕,灰色大祭終于到來!”連那較為冷靜的蠶蛹中都傳來這樣的聲音。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股票涨跌原理与股价计算 怎样通过理财让钱生钱 基金配资比例 铜陵麻将手机版 怎样让程序麻将机失 … 哈灵上海麻将下载 快三走势图河北快三 希恩配资 紫幻河南麻将 安徽快3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