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74章 矛鋒遙指無上

第1474章 矛鋒遙指無上

  居然有一天,黑狗在教育別人不要咬人?

  腐尸眼神詭異,很想說,過去我經常被你追著咬!連天帝沒成長起來前,都天天被狗咬,這事兒沒法多說。

  光頭男子也無語,張了張嘴,不好意思提那些黑歷史。

  “恕我直言,你不咬別人就算好了!”九道一敢說話,在與白孔雀廝殺時,抽不冷子就來了這么一句。

  狗皇惱羞成怒,道:“胡說,本皇從來不咬人!”

  “別說了!”腐尸打斷的話語,原本他很悲傷,今天發生了太多慘烈的事,想大哭一場,可是現在,都快被這死狗氣樂了。

  黑狗不搭理他們,沖著武皇還有他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喊:“你,還有你,都離我遠點,別不小心咬到我!”

  此刻,那幾人真打瘋了,無所畏懼,滿身是血,腳下伏尸無數,而他們張嘴時,白生生的牙齒都血淋淋。

  哧!

  武皇很勇,磨盤拳一出,打爆一片!

  接著,他爆發出七死身,不斷分化,到處都是他的身影,背后連著莫名的道路,浮現黑影,為他加持力量。

  轟的一聲,泰一將前方的一群魂河生物打散,沐浴血雨前行。

  他們鬧出這種大動靜,自然被魂河生物中的強者注意到,有人盯上了幾人。

  關鍵是,幾人打到亢奮,發瘋后連嘴都用上了,時不時就咬死幾個強橫的怪物,讓敵我雙方都發毛。

  腐尸大聲提醒道:“你們別不將魂河當回事,這里的臟東西不能吃,會死人的,都蘊著不祥,當心被詭異侵蝕真我!”

  吼!

 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呲牙,嘴里白生生,牙沾著血,他想大罵,誰他么愿意吃?現在身體發瘋了,有點失控,自己管不住自己。

  腐尸嘬牙道:“這群老崽子,還真兇殘,我們也得瘋一次才行,別被比下去,要盡快解決這里的超級大個的,給老崽子們做表率!”

  泰一詛咒,你才是老崽子呢,老子都活一個紀元了!是從上個世界的末年活到現在!

  腐尸打六首獸相當吃力,這真的是一個恐怖的強敵。

  六首獸天生六道大神通,昔年橫行戰場上,屠殺大量的天庭部眾,攪起無邊的血雨腥風。

  腐尸恨不得立刻斃掉他,可是,現在這個身體想談笑間誅盡群敵,有些不現實。

  他不甘道:“我主魂只身闖古地府去了,要不然,今天老子說不定就滅了你們全部,都以為我弱啊?老子當年也是最強之一,如果主魂還在,天帝果位必然有我一席!我主魂迷路了,甚至感覺他又分化了,該死的,他在做什么?或許是覺得古地府風光無限好,不想回來了,在那里當家作主了。不管怎樣說,這么不聽話,我將他除名了,以后我為主尊!”

  腐尸一邊戰斗,一邊在那里詛咒。

  狗皇沐浴血雨,周圍成片的魂河生物死去。

  它也殺到發狂,說那幾人打瘋了,其實它比別人都瘋,它的兄弟圣皇戰死了,它的子侄小圣猿也只剩下腐爛身體。

  今天,它大悲又失落,想到天庭的曾經的璀璨,再看到現在的凋零,物是人非,它不需要再被刺激,自己都瘋了。

  轟!

  它與那個纏繞著鐵鏈、打開枷鎖的危險怪物接連硬拼,能量沸騰,大道秩序不斷焚燒、斷裂開來。

  而大鐘也與劍鋒撞擊,鏗鏘作響,道紋無數,蒼穹破碎,星辰閃耀,不斷砸落下來。

  這是一片特殊的地帶,域外星斗砸落下來,讓魂河之水滔滔,席卷天地,魂光無數,到處激射而去。

  若非是帝戰之地,這片地面肯定早已崩壞。

  “殺,本皇非滅了你不可,腌臜怪物,什么魂河,什么主掌諸天沉浮,這里不過是污濁之地!不祥與詭異源頭的生物滾出來,什么無上,都等著,本皇血洗你們!”

  黑狗瘋了,直立著身子,越跑越快,它在動用天帝傳下的絕學,身法化成一束光,漸漸超越時間的束縛。

  到了后來,它突破極限速度后,周圍到處都是時光碎片,化成長刀,化成長劍,跟著他一起殺敵。

  “吼!”

  不得不說,這個黑毛怪物很可怕,都這樣了,還是擋住了狗皇的攻擊。

  事實上,這個怪物的確強的離譜,異常的危險,不然的話也不會被自己人帶上鐐銬,鎖住身體,直到開戰才打開。

  他要發狂的話,連魂河的原生物都屠殺,很難制服。

  現在這個怪物身體發光時,空間都在塌陷,四分五裂,那些次元空間斬,那些時光長刀,轟在他的身上時鏗鏘作響,火星四濺。

  這個怪物太強了,都有點超乎黑狗的預料。

  恐怖的攻擊,強大的殺傷力,也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傷口,流淌黑血,但是他并沒有倒下去,不曾被斬殺。

  黑狗憤怒,如果連一個怪物都殺不死,何以平掉魂河,怎么弄死那些大個的?

  它知道,一切的問題根源,都在于它血氣枯竭了,身體過于衰敗,已經打不出當年的霸道術法。

  “本皇,還年輕,還有熱血,還不是倒下去的時候,殺!”它大吼。

  然后,它觀想曾經的故人,回思當年的絢爛的大世。

  一位又一位人杰,一位又一位驚艷的強者,都映照在它的心田。

  “故人何在?!”它低吼。

  這種觀想極其可怕,仿佛自那冥冥中將一些故人召喚回來了,接引他們沉墜的靈魂從黑暗中回歸。

  “殺啊!”

  黑狗大叫,在他的身邊,猴子的模糊身體浮現,爆發金光,輪動大棒,跟著它一起向前轟殺過去。

  接著,又有滿身綻放黃金能量的男子睥睨天下,呼嘯間,黃金圣血爆發,同時混沌氣炸開,帝子亦來戰!

  轟!

  這一刻,黑狗變的強大絕倫,不說其他身影,單是那兩人隨他一同上前,就將前方的怪物打的四分五裂,連身上的鐵鏈都崩斷了。

  不過,這個怪物的確可怕,瞬間就讓身體愈合,恢復過來。

  這種生物,一滴血就可以重生,再塑軀體,極難殺死。

  然而,黑狗早有防備,仰天望向虛空,像是看到了無數的故人,含著熱淚,道:“你們始終都在,就在我身邊!”

  轟的一聲,這一次它觀想到的人,顯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那是……一位天帝!

  不得不說,它真的瘋了,竟敢觀想這個級數的無敵生靈,一個弄不好,它自身承載不住,就要形體炸開。

  它所能倚仗的就是,與那人共患難無數歲月,太熟悉與了解了!

  恍惚間看到,那個人躺在銅棺中,漂浮在永恒未知處。

  可是現在,他卻直接起身!

  接著,他一步跨越出億萬里,降臨而下!

  轟!

  觀想此人,簡直天崩地裂,世間萬物都要凋零了,可怕到極致。

  剎那間,此地大爆炸,這片虛空像是承載不下的他身影。

  即便只是黑狗觀想出來的模糊虛影,遠不是真身,可是,此人也太強了。

  他頭上懸鼎,腳下是無量大道光。

  他隨意一擊,簡單揮動出拳印!

  轟!

  前方,那個怪物炸開了,連帶他身上的枷鎖,還有那些鎖鏈等,也都被這一拳轟碎,整體的瓦解。

  無比危險的怪物,竟被轟殺,徹底死去!

  原地什么都沒有剩下,所有的血與不祥物質都被焚成灰燼,在那一拳中全部破滅。

  不過,那道模糊的虛影也瞬間消散,就此不見。

  冥冥中,仿佛有銅棺輕顫的聲音傳出,只是太遙遠了,也太飄渺,很難讓人確定是否為幻覺。

  黑狗用力搖了搖頭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張著嘴,大口的喘息,它精疲力竭,觀想故人,打出那樣的妙術,它自身負擔太過。

  “本皇累了,歇會兒!”

  狗皇吐著舌頭,周身血霧暗淡,但卻在不斷消耗,不斷焚燒。

  它胸膛劇烈起伏,那種觀想太艱難,承載的某種道痕,某種無上意境,可說到底,打出去的終究是自己的力量!

  現在,拼的它都快油盡燈枯了。

  不過,總算干掉了強敵,不僅如此,周圍都無比的空曠,徹底空了,因為全部被剛才那種天帝拳打爆。

  即便是很遠處也都受到波及,魂河生物伏尸無數,被轟殺成肉泥。

  狗皇這種突然爆發出來的力量,鎮住了所有的魂河生物。

  剛才那道虛影,那一記拳印,讓他們身體冰冷,幾乎都僵硬在原地,實在被驚懾住了。

  恍惚間,魂河生物中有些頭領像是回到了從前,當年天帝征戰魂河時的歲月,當真嚇住了所有人!

  “殺!”終究有魂河原生物中的強者桀驁不馴,一聲大喝,號令眾人再次圍殺黑狗。

  “誰敢動我師伯?!”光頭男子殺過來了,很擔心,守護在黑狗身邊,道:“師伯,你沒事吧?”

  現在,狗皇在咳血,都是硬血塊,沒有鮮活的血液,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粗氣。

  “沒事,我坐在這里也能殺敵,換種手法,殺的更多!”黑狗道,轟的一聲,再次用自己擅長的場域手段出擊了。

  而且,經過剛才精心準備,它用場域符文成功裹住帝鐘,催動它轟殺向前。

  這就恐怖了,簡直神擋殺神,佛擋弒佛,讓魂河原生物鬼哭狼嚎,轉眼屠空了一大片地域。

  光頭男子放下心來,再次去殺敵。

  突然,有一頭魂河生物穿梭在虛無間,讓時光都紊亂了,很可怕,絕對是無比擅長刺殺的黑暗強者。

  他在接近黑狗,想給予它致命一擊,襲殺掉!

  然而,就在此刻,在他的身后出現一道黑的讓人發慌的烏光,手持黑色戰矛,噗的一聲將他后腦貫穿,并釘住魂光。

  這個生物慘叫,身體爆發無量光,想要掙脫,結果一塊母金印砸在他的身上,將他打的爆開了。

  “你,吼!”這個強大的生物臨死前很不甘,無比的憤怒,發出最后的嘶吼。

  黎龘在烏光中開口,道:“哪里有不公,哪里就有我,我剛正不阿,你犯規了!”

  擊殺完此人,他轉身就跑,消失在戰場另一邊。

  遠處,盯著這里的一位頭領眼睛冒寒光,憤怒無比。

  狗皇不滿,道:“怒個毛啊,真以為偷襲就能殺死本座?本皇是誰,是這方面的祖宗,爺爺這里場域密密麻麻,早就察覺那孫子了,就等他自己過來送死呢,黑小子這是搶功,搶人頭!”

  不久后,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遇到危機時,一柄長刀突然浮現,哧的一聲削掉魂河生物的首級,又是黎龘出手。

  “哪里需要我,哪里就有我!”

  他神出鬼沒,防不勝防,果然是下黑手的專業人士,讓魂河的強者都一陣毛骨悚然,有點防不住。

  噗!

  不久后,正在與武瘋子廝殺的一位很可怕的強者,被萬母金印直接砸爆,化成血泥與魂雨,被打殺了。

  這一刻,武皇都有點看他順眼了,不再想當年那些破事兒。

  可是,下一瞬間,武瘋子的表情又凝固了,因為看到了黎龘手中的器物,那是什么?

  萬母金印!

  這一刻,武皇暴怒,你手里的是萬母金印?那大陰間的堵門之棺,棺材板下壓的是什么玩意?

  “黎黑子,我真想……弄死你!”

  黎龘早已化成一道烏光,沖向另一邊,又找強者下黑手去了,他反倒像是詭異源頭,成為一道瘆人的風景線。

  “哪里需要我,哪里就有我!”

  “……”敵我都無言。

  轟的一聲,光頭男子氣息爆發,能量裂天,而后他施展一氣化三清秘術,接著又施展天帝秘法,在原有基礎上,瞬間疊加出十倍戰力!

  噗噗噗!

  他勇不可擋,直接打爆了對手,接著一路向前殺,很快又接連斃掉三個強橫的生物,不弱于早先那個,并打穿那片大軍,轟殺一片又一片魂河原生物。

  “好!”黑狗大叫,終于是笑出聲來,有些欣慰,也有些傷感。

  “老子也打爆你!”腐尸咆哮,雙手持銑鎬,橫斬立劈,將六首獸半邊身子給轟爆了,血濺虛空。

  同一時間,九號熱血上涌,灰發披散,暴怒,將那頭白孔雀也給打了個對穿,魂血飛出去三千丈遠。

  然而,這個時候,身為魂河此時的領軍強者,六首獸與白孔雀突然自戰場消失,只留下部分血跡。

  這太迅速了,無聲無息,竟能從九道一與腐尸最后的絕殺下無影無蹤,這實在是有些恐怖,有些瘆人。

  “退!”

  九道一與黑狗都低吼,召喚光頭男子與黎龘,不要再冒進,退回來。

  瞬間,他們這些人聚在一起,盯著魂河的黑暗盡頭。

  一股莫名的氣息彌漫,無比的瘆人,漸漸的,讓此地變得難以想象的恐怖。

  一時間,諸天顫栗,萬界都要墜落了,要崩開了!

  諸天各地,所有生物都有感,都忍不住發抖。

  魂河陣營一方,無數的生物密密麻麻都跪伏了下去,叩首膜拜。

  “真有無上大個的,活過來了?!”黑皇低語,它在震鐘,以天帝的兵器形成守護光幕,保護所有人。

  不然的話,僅是那種氣息就太可怖了,殺傷力極大,讓所有生靈都要被壓制的跪拜下去叩首。

  黑暗中,不祥的物質濃郁的化不開。

  在那魂河盡頭的終極地盡頭,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,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自古以來,都沒有人知道那里究竟怎樣,都有什么,無比神秘,那里就是詭異的源頭!

  若無帝鐘在,誰都無法在這里站直身體。

  這一刻,黑暗盡頭,突然間出現可怕的光,仔細看,讓人毛骨悚然,那是一只巨大的眼睛,突然睜開了!

  到處都是黑暗,唯有一只眼睛大到無邊,像是懸掛在黑暗的宇宙中央,冷漠而無情,殘酷而懾人,俯視萬靈!

  “何苦呢,何必呢,都要死!”

  有生物開口,像是在坐在萬古時光長河的盡頭,對萬靈傳下法旨,高高在上,冷漠無情。

  此刻,清州。

  楚風無論向哪個方向走,腳下都會出現一條特殊的路,路面上大道紋絡蔓延,看其終點,居然總是指向魂河!

  ……

  魂河,盡頭。

  “真有無上生物,蘇醒過來了,本皇……要血洗魂河!”黑狗發狠,天帝留下的后手,或許該打出去了!

  九道一迅速而果決,一把拉住了它,讓它不要妄動,反而是他自己,舉起手中那桿看起來破爛到腐朽的戰矛。

  九道一的話語雖然緩慢,但卻無比有力量,道:“知道這是什么嗎?是當年那位所留的兵器!你若敢動手,今天……呼喚那個人回來,一個手指頭戳死你,你魂河不服試試看?!”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麻将游戏规则 大众麻将 湖北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自动麻将机 辽宁35选7走势图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网 足球比赛分析方法 大智慧手机炒股新版本 什么是大盘蓝筹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