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71章 多少英杰埋骨他鄉

第1471章 多少英杰埋骨他鄉

  白鴉很凄慘,身體四裂,白羽凋零,快被……一群大黑狗給分食了!

  它對那只黑狗原本就無比厭惡,憤恨,現在好了,不是一只黑狗了,而是變成一大群,將它給包圍。

  沒有比這更凄慘的事了,將厭惡與憤恨感提升數十上百倍,圍繞著你,將你淹沒,白鴉頓時陷入黑色的狗海中。

  這一刻它墜煉獄,被狗撕咬,啃食,痛苦無邊。

  “汪!”

  “汪!”

  ……

  到處都是狗叫聲,到處都是嘶吼聲,四面八方全是犬吠音,白鴉的腦漿子都要被震出來了,耳朵早震聾了。

  它七竅流血,無比驚懼。

  它真的怕了,被一群大黑狗包圍,被撕咬的渾身都是可怖的傷口,慘叫著,一會兒呱的一聲大叫,一會兒又喵的一聲慘嚎。

  “我的白翅!”

  頃刻間,它一只翅膀沒了,落進狗嘴里。

  還沒慘叫完呢,它的一只爪子也不見了,很快,它發現左肋那里漏風了,腹部被掏空。

  它滿身是血,一個不注意,身體就會缺失一部分,傷口上的狗牙印很明顯。

  “啊……”白鴉慘叫,身體又要被啃光了,又快被吃沒了。

  這是第幾次死去了?

  它無比的驚悚,即便施展九命貓族的不死術也不夠看,一會兒保準能死九次以上。

  不是它不夠強,被數百只兇殘的大狗圍著咬,誰受得了?

  這還是遠方的干尸大軍分擔傷害的結果,不然的沖過來的黑狗會更多。

  古鴉出手,盯上了狗皇!

  嗡的一聲,虛空炸開,整片戰場都劇烈晃動,它宛若一輪白色的大日橫空,太璀璨與絢麗了。

  霎時,無邊無際的能量沸騰,它立身之地,仿佛化成永恒,讓空間斷層,讓時光如水波般飛濺。

  這一刻,古鴉震撼人心。

  它直接到了近前,所劃出的軌跡附近,能量濃郁,并發生大爆炸,無盡的蘑菇云在身后綻放,讓整片戰場都在動蕩,轟鳴起來。

  轟!

  一輪恐怖的白色大日周圍,道祖物質沸騰,神性粒子如海,焚燒著,與那黑色的狗皇撞在一起,太兇猛了!

  兩者皆無比霸道,瞪裂了眼角,血拼不退,生死大碰撞,讓虛空大崩,彼此的肉身也在撕裂,血染天地。

  沒有什么可說的,兩者上來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對決,極其的慘烈。

  這片地帶,一下子空曠了,除了兩人之外,那些干尸、紅毛怪物、靈體等,即便再強大,也都熔化了。

  兩者間道祖物質濃郁,神性粒子如海,激烈血拼,其他生物等都沒辦法靠近,可怖到極點。

  這種碰撞瞬間驚動了諸天各地。

  此時,外界有些亂了,也不知道有多少天域轟鳴,蒼穹龜裂,不斷滴落下來的血。

  而有些地界,更是異象懾世,有道祖橫尸墜落下來的畫面,有仙王成片寂滅的場景。

  此外,更有魂河浮現,橫于天穹上,震懾萬靈!

  各地,但凡強者都倒吸冷氣,徹底驚悚了,這是發生了界戰?

  “有大界碰撞,舉界之力,生死決戰,血拼到底?”

  其他天地中,有老怪物復蘇,露出驚容,預感到諸天血戰的序幕恐怕從揭開。

  今天,絕對是一個特殊的日子,多半要被載入史冊中,又一個紀元要走到終點了嗎?

  這一戰,影響深遠,關乎太大了,多半又是一次沉淪的開始,整片大地,諸天萬界都要陷入黑暗。

  “準備戰斗!”

  “喚醒古祖,這一天終于又來了,我們終究是無法躲過!”

  各處天域中,傳來各種聲音。

  有不甘的,也有低沉的,還有失去斗志的,也有戰血沸騰的,人生百態,各自的意愿不同。

  魂河,門內的世界,大戰越發的慘烈。

  這才交手,黑狗就已經滿身是血,有幾道粗大的裂痕幾乎讓它的軀體斷裂,斜肩到腹部,五臟都露出來了。

  古鴉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只翅膀耷拉著,頭顱凹陷下去一塊,羽毛紛飛,白光焚燒,血液落的到處都是。

  它們是宿敵,仇怨無邊,都恨不得活剮了對方,一見面就殺紅眼睛。

  不過,兩人雖然都恨不得弄死對方,但卻也有意氣之爭,多年過去了,也都想看一看,憑自身實力能否壓制對方。

  所以,這還沒有動用各種額外手段呢。

  “有種別動用帝鐘,先憑各自實力掂量下!”古鴉長鳴,響徹天地間,白羽如虹,全部暴漲起來,向著黑狗刺去。

  “本皇自當殺你,要像捏死小家雀兒般捏死你,你給我去死!”黑狗咆哮。

  新仇舊恨,它們間有無邊的血怨,根本無法化解。

  當年,魂河屠世,古地府隱現……發生太多不祥的事,詭異遍地,導致諸天都一片恐怖,若非幾位天帝率部眾出征,一切都將不復存在。

  當年,他們打到魂河畔,殺到終極地,無比的慘烈,引出了太多的東西,有些怪物根本不可想象。

  有些怪物很多個紀元都沒有出世了,哪怕挖盡古跡,都難以找到關于它們的記載。

  可是,在那一戰中,它們出現了,殺的異常的慘烈,日月沉墜,一片宇宙又一片宇宙成為死寂之地。

  更有大界潰散,如同泡影般消失,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過,連記載,連殘片,連遺跡,都沒有留下。

  敵人太可怕,從天帝葬坑中爬出來的東西太神秘,從四極浮土下游蕩出的怪物,強到無法想象,所以,縱然是天帝也喋血,付出的代價極大。

  不然的話,若無戰況,人杰都在,那一世是何等的璀璨?

  人杰無數,天驕共出,與日月輝映,照亮萬古的星空,極其繁盛,無比輝煌。

  可是,一戰之后,還剩下了什么,天帝舊部潰散,消失的消失,死的死,殘的殘,諸多故人埋骨異域,殞落他鄉,再也找不到。

  “吼!”黑狗嘶吼,仰頭向天,足以吞日月,裂星海,它龐大無邊,向著古鴉殺去。

  它想到了太多,那些故人,再也不可見,一切都落幕了,只剩下它與有限的一兩人還勉強熬著,艱難的活著。

  到了如今,連它這種老將也要凋零了,過去的一切痕跡都難以保住。

  “轟隆!”

  狗皇眉心發光,一道豎眼突兀出現并睜開,迸射出不可匹敵的光束,轟在古鴉的身上。

  噗!

  古鴉身體被洞穿,而后崩開了,血霧浮現,它長鳴,漫天白羽極速沖向一起,再次重組,這么短的時間,它居然直接被打殘了一次,讓它臉色陰沉。

  “你終究還是老了,不行了,要是當年,這一擊足以要我一條真命!”古鴉冷漠地說道。

  然后,它滿身羽毛如烈焰般發光,焚燒出無邊的大道神鏈,交織在一起,組成一張“天道網”,向前覆蓋。

  轟!

  兩者廝殺,不斷轟撞在一起,黑狗也負重傷,滿身皮毛都是被那張可怕的天道網剝下一塊塊,血淋淋。

  然而,它們都不退縮,決一死戰,不惜滿身是血,肉身都在崩開。

  死戰不退!

  “殺!”

  古鴉自然很強大,當年就是一個極其厲害的狠角色,同時它現在也有其他手段防備著,不然的話,也不敢接近有帝鐘的黑狗。

  它強調,彼此憑實力一戰,主要是因為有心結難解,當年曾被狗皇吃掉半邊身子!

  在魂河終極地殺到狂亂時,雙方那是什么都敢吃,只要能補充自身能量就行。

  由此也足以說明,那一場大戰多么的慘烈,古今罕有,真正都殺瘋了,連天帝都不列外,那一日發狂,浴血長嘯,血戰諸巨頭。

  那一役是古鴉生平的奇恥大辱,它是誰,在魂河中也是個無比厲害的生靈,居然被黑狗當作食物吃,怎能忍受。

  所以,它今天發狠,一心要報當年之仇,非要壓的狗皇低頭,遭受大敗,壓的黑狗不支才行。

  哧!

  神虹綻放,時光如刀,兩者間各種規則如同絢爛的花朵般綻放,一重又一重,打到讓帝戰平臺都都在輕鳴。

  噗!

  黑狗一聲悶哼,一只前爪斷掉了,傷口恐怖,可是卻也只流出來一點的殘血,而且光澤并不晶瑩鮮艷。

  “衰敗之體,老邁之軀,你如今不足以與我斗,你的身體已經腐朽,血氣都干枯了!”古鴉冷笑。

  盡管它也是傷體,當年本源被大道擊穿,受了重傷,可是在魂河終極地修養多年,狀態比黑狗要好不少。

  “吼!”

  黑狗人立而起,以雙足支撐在地上,動作快到讓人看不到虛影,太恐怖了,時光都因此而混亂,像是在倒流。

  “天帝絕學?!”古鴉臉色變了,瘋狂倒退,這頭狗將昔年那位天帝的絕學演練到極致,已經升華了。

  那是一種步法,也是身法,極盡就是時光領域,在此基礎上再升華,那就涉及到了更為廣闊的方方面面,萬道都與之共鳴,諸天偉力加身。

  此時,黑狗不可捕捉軌跡,它在施展一些無上秘術,行遍諸天,萬法不侵,恐怖氣息彌漫開來。

  轟!

  它將古鴉撕裂了,斷成兩截,這是超越極盡升華的速度,讓時光都亂了,將古鴉肉身打崩,毀掉。

  并且,狗皇也俯沖向古鴉的魂光,想要直接干掉。

  古鴉驚悚,還好這里是魂河,它有足夠自負的底氣,一時間浪花萬多,無盡魂物質沸騰,洶涌過來,將它包裹,并且它移形換位,動用無上禁法,躲避過這必殺一擊,在遠處重塑真身。

  “你這狗東西,還真是拼了,這種虛弱的狀態下也敢消耗血氣,接連施展三種天帝術,不想活了吧。”

  古鴉冷幽幽的看著它,自身吞吐能量,消耗很大,剛才差點被斃掉一條真命。

  那是天帝的攻擊手段,是成就無上天帝道果后,將一生感悟秘法等升華后的成果,端的是絕世無匹,奧妙無窮。

  幾種術,早年就伴隨那位天帝,后來被他重新推演,甚至可以說,等于另創了,早已超越早期所得經文不知道多少個層次,深奧不可揣度。

  “死鴨子,本皇非弄死你不可!”黑狗大口喘氣,瞪著銅鈴大眼,盯著前方。

  這一次,它占盡優勢,差點斃掉敵手,可是卻只有它自己知道,肉身真的要腐朽了,承受不起這種消耗。

  遠處,那個身體臃腫、肉身腐爛的強者,一聲嘆息,他們這些人昔年何等的驕傲,居然落到這步田地。

  那個時代,他們何其鼎盛,強大,可是現在,連自身出手時稍微動用殺招都快不支了,身體出了大問題。

  當年,他們一群兄弟出征,平定魂河亂,鎮壓古地府強生靈,那么多的人,最終死的死,殘的殘,沒剩下幾個。

  如今勉強殘存的,身體狀態卻也這么差,腐爛的腐爛,血氣干枯的干枯,連保持形體都做不到,有些可悲。

  如果他們還在鼎盛期,還血氣滔天,今天怎么會如此吃力?

  “大黑,支撐住!”腐尸嘆道,而這個時候,他也瘋狂了,爆發漫天的腐爛氣息,尸霧遮天,向前轟去。

  在他的手里,拎著兩件特殊的兵器。

  他左手持鎬,右手為鏟,像是在掘地,又像是在開鑿歷史長河般,鑿穿一切,鏟平一切。

  “你爺爺我,連你家主子的墳頭都鏟平過,還怕你們這群小鬼崽子,古地府爺爺都深入過很長一段路,你們算個屁!”他大喝。

  前方,成片的干尸、無數的魂河生物炸開,全被他轟殺成飛灰。

  不過,這里是魂河,怎么可能只有古鴉一位強者?

  不遠處一個通體都是黃金鱗片的人形怪物,嘴角流淌著黑血,帶著腐爛的氣息,目光冷幽幽,像是天刀般迫人,不祥的氣息瞬間鋪天蓋地,比之古鴉似乎還要強!

  “殺!”身體臃腫的男子一聲斷喝,渾身腐肉都在亂顫,手持銑鎬沖了過去,直接就轟殺!

  “轟!”

  這里也爆發了極其激烈的大戰!

  另一邊,九道一在喝斥,在嘶吼,滿頭灰發亂舞,如同入魔了般,他遇到了一個在當年就很恐怖的敵人。

  這個生物無比強大,此時散發能量,讓諸天都輕顫,一些大界的老怪物都被驚的寒毛倒豎,從沉睡中醒來。

  在九道一的對面,那是一只被霧靄遮蔽的兇禽,很像是一頭孔雀!

  它張開尾羽后,有無敵之勢,實在是很難對抗,換一個人上來,絕對就被瞬殺了。

  縱然是九道一這么強大,身為一個無比古老的生靈,現在也極其吃力,遭遇了一個絕世大敵。

  “孔雀魂母的胞弟?!”他認出了這個生物。

  通過其稱謂,就能知道這個生物多么的可怖,其姐敢以魂母相稱,絕對逆天,而身為胞弟自然也不可能弱,甚至可以說強的無法想象。

  果然,此時這頭魂河生物極其懾人,尾羽一掃,九道一的各種寶術就被擋了回去,根本無法近身。

  此外,它的身上也掛著一面盾牌,時刻祭煉,防備九道一的神秘長矛。

  那盾牌太驚人,吸附一切能量,連空間與時光都吞噬,太瘆人了,讓人懷疑與魂河深處的無上生靈的兵器有關。

  嗡!

  最為懾人的是,這頭孔雀又一次張開尾羽后,每一根尾羽的末端都出現一顆眼睛般的圖痕,最后真的化成眼睛。

  哧哧哧!

  所有的眼睛都睜開了,射出駭人的光束,這是孔雀魂母那中無匹的禁術嗎?它胞弟也會!

  “老子宰了你這只野雞!”

  九號怒了,亂發飛揚,宛若魔主般,他的雙瞳變了,一個漆黑如墨,一個白的懾人,而后演繹陰陽,轟的一聲,從那里飛出一張陰陽圖,鎮壓一切!

  這里大戰慘烈,無比驚人,陷入到白熱化。

  “什么孔雀魂母的胞弟,我弄死你!”在光芒中,在璀璨符文間,九道一癲狂了,向前殺去。

  他一把抓向那尾羽,以陰陽圖對抗對方的萬道眸光的攻擊,不計代價,要盡快擊殺這個大敵。

  因為,他在擔心腐尸,在擔憂狗皇,那兩人身體老邁的厲害,血氣不足,他怕出意外,唯恐兩人飲恨于此。

  哪怕那兩人本就抱著必死之心而來,早就想最后一拼了,可是,他還是不想看著他們留下遺憾。

  光有天帝留下的手段,也不見得夠看,畢竟這里是魂河,還有活著的無上生靈沉睡,沒出來呢!

  其實,九道一自己的狀態也不是很好,畢竟只是九張遺蛻而已,人皮征戰,能持久嗎?

  砰!

  九道一抓住一把孔雀羽,自身也被刺穿出幾個可怕的血洞,可他還是一聲大吼,要將這頭兇禽撕裂。

  “殺!”孔雀五色神羽焚燒出震世的能量。

  “老子打爆你!”九號吼道,要撕裂兇禽。

  這里發生流血死戰!

  ……

  這一刻,所有人都殺紅眼睛,就是泰一都在拼命,在大軍中沖殺,便是武瘋子都真正的要瘋了,施展時光術,橫掃周圍成群成片望不到盡頭的干尸等,殺到癲狂。

  現在,沒有人退后,全都在死戰,不管以前是不是不對付,有仇怨,但現在沒人扯自己這一方的后腿。

  死戰,唯有前進,唯有滅敵!

  “老子活吞了你!”黑狗低吼,與那古鴉還在血拼,還在死磕,它真的不服老,遙想當年這只古鴉是它的食物,按住就啃著吃。

  現在,它怎么能退縮,真不甘心用外招,用帝鐘。它想證明,自己這代人還活著,還能征戰,還沒有到凋零、徹底從世上消失的時刻。

  “本皇,也曾與天帝出征,橫掃了諸天,今天難道還殺不死你這只死鴨子,我弄死你!”它大吼,蒼老的身體發光,直立著身子,死磕對手,施展出天帝拳,打爆了戰場上交織的許多大道秩序神鏈,破滅一切阻擋。

  噗!

  古鴉身體四分五裂,被打爆了一次,這次很慘,魂光逸散,丟掉了一條真命,若非是無上禁術加持在身,它就死了。

  可是,強如它這種生物,真命也非常寶貴,那是實實在在的性命,最多也就幾條真命而已,昔年就死過,現在又損失,它亦發狂了。

  古鴉重塑血肉與魂光,在遠處長鳴,怒不可遏,殺氣無邊,向前殺來。

  狗皇驚醒,溝通帝鐘,它覺得古鴉多半要不守規矩了,不再跟它意氣之爭,不再進行所謂的憑實力爭鋒。

  它自然不是吃虧的主,準備先下手為強!

  黑狗嘶吼著,直立著身體,向前狂奔而去,一副要大開殺戒,血拼到底的樣子。

  咚!

  正在發光、醞釀大招、準備反擊的古鴉,突然間覺得后腦勺劇痛,眼前發黑,身體一陣虛弱無力。

  它讓人爆頭了,腦瓜子讓人給轟的四分五裂!

  是誰?它簡直要瘋了,誰他么下的黑手?

  在它背后打了它一記悶棍,而它這么強大,居然沒有提前覺察,這實在是無比的恥辱。

  太憤怒了,它想嘶吼,要長鳴,被氣到不行,恨自己怎么會沒有先一步感應到,也惱敵人不講究,有些無恥。

  狗皇也在發呆,沒有想到,有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摻和進它與古鴉的決斗中,這種潛行匿蹤的本領,的確非常驚人,這絕對是一位……專業人士,一般的強者根本做不到。

  然后,它就看到了那位專業人士。

  一道烏光,黑的讓古鴉發慌。

  黎龘下的黑手,那可真是一點也不含糊,隱藏在側,找機會多時了,最終發動致命一擊,成功用萬母金印打在古鴉后腦勺上。

  成功爆頭!

  “黑小子,無愧你的名號,夠專業!”狗皇嚎叫著大笑。

  “吼!”同時,它怎么會放過機會,直接就俯沖過去了。

  黎龘自然也不會收手,這一刻,最起碼動用了十種絕世妙術,全部轟在古鴉身上。

  轟!

  古鴉很慘,這次又被格殺,再損一條真命。

  它有點毛了,感覺驚悚。

  再這樣下去,它絕對要殞落,形神俱滅,真命畢竟有數,每死一條都是災難性的,是一生的巨大損失。

  “不守規矩,你這狗賊!”古鴉在遠處重現后,惱羞成怒,嘶吼著。

  黑狗冷聲道:“你裝什么大尾巴狼,剛才翅膀里藏的是什么?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先不守規矩,要借用外力對我下死手,一直防著你呢。”

  烏光中,黎龘一副很守規矩的樣子,道:“沒錯,黎某就是看不過,打抱不平,所以才下手,打爆你的頭沒商量!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古鴉怒叫,翅膀中浮現一柄很短的劍鋒,是斷裂的,但也是可怖的,剛才就是此劍泄出一點殺氣,被狗皇察覺。

  這是一件大殺器!

  沒什么可說的,黑狗拎著大鐘就殺過去了,要滅殺他。

  “你當我怕你?滅了你們!”古鴉長鳴,祭出這劍鋒,頓時間光華沖霄,撕裂界壁,諸天都有所感應,那絕對是……最高層次或者接近最高層次的兵器之一,太驚人了。

  “當!”

  黑狗震鐘,鐘波無邊,橫掃了過去,無邊的干尸、靈體等都炸開了,被凈化成虛無。

  不過,那劍鋒的確很不一般,勉強護住了古鴉,保著它在飛快倒退,躲到戰場盡頭。

  哧!

  古鴉祭出兩顆金色的珠子,虛空頓時被撕裂,它在借用外物,祭煉那劍鋒。

  “嗯?你敢!”

  黑狗頓時怒了,眼睛都紅了。

  它認出了那什么,一對眼睛,金色的瞳孔,那是……傳說中的火眼金睛。

  甚至,它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,似乎是故人的!

  古鴉,祭出這對金色的眸子,將它當成祭品,要獻祭給劍鋒,來催動出此劍最強大的威力。

  看到一雙熟悉的火眼金睛,再看到古鴉這樣做,當作祭品,黑狗發狂了,眼睛都紅了,仰天咆哮,狀若癲狂。

  那是誰的眼睛?仔細辨認后,它確認了,是它兄弟圣皇的血脈,是斗戰族的最杰出后人的雙瞳!

  自從認出的瞬間,狗皇無比的傷感,還有無盡的憤怒。

  當年,它將那個斗戰族的孩子當作親子侄照料,悉心教導,成長起來后,那孩子果然戰力無邊。

  可是,終究是讓人痛惜。

  當年,那個它眼中的那個孩子,別人眼中斗戰族的絕代強者,還是死了,戰死在魂河!

  而今,狗皇又見到了他的眼睛……依舊明亮。

  它想不到,這頭古鴉為了刺激它,竟將這種遺物,將這種故人的圣瞳都拿出來了,讓它怒到血脈僨張,殺意如海。

  “殺!”黑狗大吼。

  昔年,一幕幕重現,多少英杰出征,赴死而戰,多少故人死在那一役,太可惜了,讓它心酸與凄涼。

  它眼前一下子就浮現出許多道身影。

  古鴉冷笑道:“有什么可傷心的,死人遺物而已,這就是你我雙方的區別與差距,大道無情,被自身感情困住的生物怎么可能會贏?所以,你們的陣營注定會失敗,會慘敗,大敗!”

  “我斬了你這頭喪禽!”狗皇震鐘,鐘波無邊,像是駭浪般,驚濤萬重,打了過去。

  古鴉冷漠,以一對金色的眼眸擋在身前,繼續獻祭。

  狗皇手一抖,真的不想毀了那個孩子身體遺留下的部位。

  此時,它眼前浮現了斗戰族那只小圣猿的面孔,小時候的純真與好動活潑,以及長大后頂天立地的霸氣姿態,勇不可擋,一切……仿佛還在近前。

  可是,他死去了!

  當想到這些,狗皇的眼中都有熱淚了,它想到那些故人,想到了他們的后人,那些天縱無匹的孩子,天庭最為杰出的后人,都不在了。

  此時,它陣陣的心疼,那些孩子雖然送走了一些,但也留下了一些。

  留下的雖然長大了,但是都太早死去了,本應接過父輩大旗,支撐起一片更加無垠廣闊的天空,卻早夭,這是天庭之殤。

  而當想到同輩的故人,那幾位霸絕天地、雖未成為天帝、但一樣風采絕世的強者,全都染血墜落深淵,黑狗的心更加劇痛了,熱淚終于忍不住滾落,這是發自內心的傷,很少見它如此,它一般不會露出這樣的情緒。

  “我發誓,一定會努力的活著,等到那一天,看到魂河被推平,不然我死不瞑目,我不是為自己活,我是為了所有的故人而活,替他們而看,現在……我會不擇手段,大殺你們!”

  黑狗發誓,老眼中帶著血淚。

  今日觸景生情,看到斗戰族那只小猿猴的火眼金睛,它怎能不傷,怎能不痛?

  那個大世結束了,可是,有些仇卻還未報,而那戰斗也依舊不曾完結,還在持續,這一世一切都還會重現。

  有些殤,它不愿再見到了,有些經歷它不想重來,這一世它原本寧愿戰死,也不想再為熟悉的人送行,生離死別,生者心最傷。

  但是現在,它改變主意了,要活著,要當那些故人的眼睛,替他們看到那一天。

  “可惜,你也看不到了,我們不會讓你們活下去,注定都失敗!”古鴉開口。

  說話時,它催動劍鋒,兩顆火眼金睛發光,依舊是被當做祭品。

  轟!

  黑狗沖了過去,與它血拼,鐘波崩飛了劍鋒,它探爪,想要奪那兩顆金睛。

  古鴉極速飛退,再次用劍鋒抵擋,并且吟誦咒言,召喚終極地中的力量。

  轟隆!

  突然,天崩地裂,一個三頭六臂、但是身體殘缺厲害的怪物出來了,眼睛部位空洞,沒有眼球。

  “你……小猴子,孩子!”狗皇身體搖動,它盯著那個滿身破洞,殘缺不缺的紅毛怪物,肉身腐爛,帶著濃郁的不祥氣息。

  這是火眼睛睛的主人,想不到他的身體也留下來了,可是卻這么的凄傷,魂不在,身留在魂河,破損不堪。

  “我要殺了你們!”黑狗眼紅如血,滿身不多的毛全都立了起來,手持大鐘,輪動起來,向前轟砸過去。

  這是拼了老命,哪怕這個時候,它血氣不足,甚至枯竭了,可也如狂如癲,一身枯敗的血在焚燒,恐怖無邊。

  此時,它戰力驚人,仿佛再次回到了當年最鼎盛的狀態,與一群人杰共處一世,同出征。

  “小猴子!”這時,那個腐尸,渾身都腐爛的神秘強者,也無比傷感,在遠處低語。

  斗戰族這個后輩渾身都是尸毛,鮮紅如血,不祥物質太濃郁了,昔年死在這里,現在還被這樣利用

  狗皇發瘋,向前沖殺。

  “去戰斗吧!”古鴉冷漠地命令,讓那只發生詭異變化的圣猿尸體去戰斗。

  狗皇悲怒!

  天帝的后手,能打平這里嗎?它覺得,很難,畢竟這里還有活著的無上生物沉睡。

  黑狗仰天嘶吼:“多少人杰埋骨他鄉,多少強者黯然落幕,那個時代,沒剩下什么了,誰還能與我共戰魂河?!斗戰族還有人嗎?圣皇你是天帝的兄弟,很強很逆天,怎么能早死,殞落,如今魂在何方?你看到了嗎,你的親子,我最喜歡的子侄,他死在魂河,陷落在這里,連死后都不得安寧,被人利用。我的兄弟,你們在哪里?還有故人嗎,誰能活著,出來與我并肩再戰!”

  黑狗悲傷,怒吼,奮力出手,向前殺去!

  可是,它卻也在盡量避開那三頭六臂的殘缺尸身,那是它的子侄留下的最后的形體與痕跡。

  吼!

  就在這一刻,某一未知小世界中,傳來一聲驚天動地怒吼,帶著無邊的憤怒,悲憤,還有不甘!

  陽間,六耳獼猴族,所有人都被驚動了。

  彌天失聲驚呼:“是祖地所在的世界,發生了什么?”

  “吼!”

  一根巨大的鐵棒,捅破了天地,貫穿而出,它太龐大了,足以壓碎日月星辰,橫掃了出來,而后向著魂光洞沖去。

  “那是誰,是什么?”六耳獼猴族內許多人顫栗,少年彌天更是震驚,火眼金睛發出刺目的光。

  “那是我們祖地所在的世界,族中有道路與之相連,但輕易不會開啟,那是始祖的埋骨地,那是他的兵器飛出來了!”老六耳獼猴說道。

  “我們的始祖是?”

  “你該知道了,我們體內,除卻六耳獼猴真血外,還有一半更強的血,我們來自斗戰圣族!”

  ……

  恍惚間,能夠看到一只圣猿,手持大棒,頂天立地,叱咤風云,一步邁出,就到了天邊。

  他轟的一聲,直接打爆了魂光洞,而后擊斷了魂河,接著轟碎那道門,進入門后的世界。

  “吼!”

  驚天動地的怒吼,震動了諸天萬界!

  鐵棒磅礴,橫掃萬軍,砰的一聲,帝戰之地,平臺上無數的魂河生物爆碎,就連那只古鴉都躲避不及,炸開了,又一條真命被收割。

  “兄弟!”黑狗大叫,這一刻,它簡直難以相信,熱淚盈眶,在那里嘶吼:“是你嗎?還是說,只是你的兵器復蘇,它飛來參戰了?兄弟,你魂在何方,我真的想再見到你,再與你并肩作戰!”

  “猴子!”遠處,腐尸也是身體顫抖,眼睛發紅。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qq游戏里面的麻将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一定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盈配资 股票涨跌幅度 铭创配资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技巧 北京快3开奖公告今 福建11选5最新走 北京小赛车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