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61章 獨斷萬古那位的

第1461章 獨斷萬古那位的

  烏光中的男子一路大殺,闖向門后世界深處。

  這些發生的很快,都是在頃刻間完成的。

  ……

  楚風無言,就這么飛走了?

  他眼睜睜地看著,自己身上的銅塊……莫名飛了。

  就像煮熟的鴨子,自己飛走,活見鬼!

  長條形青銅塊來頭甚大,乃是出自太上禁地最深處,疑似與某位天帝有關,是從一具青銅棺上裂下來的!

  “你身上有東西自己跑路了!”紫鸞大眼賊亮,嘴角都彎了,忍著笑意提醒,可怎么看都很開心。

  難得看到楚大魔頭一臉憋悶早已色,如同便秘般,真是少見。

  她確實心情頗為愉快,可謂是……相如心生,一臉的陽光燦爛,并暗哼,叫你總是欺負本宮!

  楚風很平靜也很自然地在她腦袋上敲落下三根手指頭,頓時讓她雙眼翻白,差點就昏厥過去。

  楚風自己則始終盯著某個方向,感應到是魂光洞深處的牽引力帶走了青銅塊!

  在他睜開超級火眼金睛后,他更是看到熟悉的一幕!

  網格狀的道路拓展,深邃無比,連接向詭異未知處!

  他親身經歷過,霎時間神色鄭重,那是通向魂河的路?!

  一時間,他想到了太多,魂光洞深處可連接魂河?這個傳承太驚人!

  這種現象實在不簡單,讓人身體發寒。

  楚風立刻意識到,出大狀況了,魂光洞可能是那個不祥源頭的對外“窗口”,對陽間是一種莫大的潛在危害!

  “今天,多半會出大事!”他輕語,并沒有為失去青銅塊而過多的惱火。

  這里有大問題,一定會有驚世的變故。

  銅塊飛走,去鎮邪了嗎?

  同一時間,楚風不知為何,亦感受到一種傷感的情緒,與之共鳴,體會到了某種無助、孤獨、思念,最終卻是黯然落幕的悲涼。

  “有人離世?竟有這么強烈的思緒!”

  紫鸞亦驚疑,在那魂光洞深處,像是有什么悲哀的事發生,讓她也漸漸感應到,竟要隨之落淚。

  她被某種莫名的情緒感染了,心中共鳴,體會到一位可憐女子的部分思緒軌跡。

  此刻,魂光洞內一片安靜,所有人都倒在地上,沒有一個能走動的生物,這是從來未有之事。

  “我們現在要做什么,跑路嗎?”紫鸞小聲問道。

  “跑什么,趁現在……”楚風還未說完,紫鸞就興奮起來,道:“去撿尸嗎!?”

  這次楚風直接是用四根手指頭砸在她的頭上,道:“撿你個頭!”

  紫鸞淚崩,本不想哭,但是……太疼了!她感覺頭上瞬間就長出大包,多了一個小腦袋,人販子實在太討厭了!

  楚風教訓她,道:“沒看到黑光所過之處,連老鼠洞都空了嗎?你指望他能留下什么!魂光洞現在被大兇人壓制,機會難得,我們將太陽河那些島嶼上的所有仙藥等都拔光,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!”

  太陽河非常壯闊,如果不了解,單是在近前看,河面宛若一片金色的汪洋,波濤洶涌,金霞四濺。

  前方,一座島嶼上,五色光暈彌漫,尤其是中心地格外的神圣,更有濃郁的魂力澎湃。

  說話間,楚風已經登島。

  “運道啊!”他驚嘆,這種地方就在魂光洞的眼皮子底下,平日間根本不用人守著,誰敢上來?

  “有大蟲!”紫鸞低聲道。

  再怎么放心,魂光洞也不可能將稀珍大藥扔這里不管。

  有兩條雪白的大蛇,比水缸都要粗上兩倍,蒲扇大的鱗片锃亮,嘶嘶吐信,頭上有獨角,盤成可怖的蛇山,有種巨大的壓迫感,成為白色大山,守在藥田旁。

  “神王級!”紫鸞用手輕拍心口,暗自腹誹,陽間這破地方真不好玩,隨便走走都能碰上一些讓她眼暈膽顫的生物。

  哪里有小陰間好,她爺爺都不是神級的,可一旦出行,就能橫壓四方,她可以驕傲的揚著下頜,滿世界去流浪。

  “真弱啊。”楚風開口。

  一時間,紫鸞不想說話,也太打擊人了。

  不過,這似乎也是她的靠山?以后,如果楚大魔頭不被人打死,順利熬死其他人,那她就可以打著楚風的名號出去“亂”。

  砰砰兩聲,兩頭大白蛇都沒反應過來,就被楚風撂倒了,龐大的蛇山倒下時,地動山搖,巨石翻滾。

  至于場域,難不住現在天師楚風,被他一路破開。

  “魂花!”

  一共五十三株,每一株上都只有一朵花,碗口那么大,蘊含著濃郁的光華,很難說清它的具體成分,但卻可以滋養靈魂。

  到了這里后,被魂光照耀,楚風的魂光竟然都要離體了,他二話不說,采摘下一大朵就向嘴里塞。

  哧哧哧!

  瞬間,藥田就光禿禿了,所有魂花都被挖走,被置于玉匣中。

  “我的呢!”傲嬌女紫鸞現在也不傲嬌,眼睛都綠了,因為他看到楚風吃下一朵碗口大的金色花蕾后,魂光離體而出,暴漲了一截!

  這東西的價值太驚人,藥效簡直是立竿見影!

  楚風倒也不吝嗇,給她也塞了一朵。

  魂花太靈驗,馨香撲鼻,與精神共振,壯大人的魂力。

  這讓紫鸞的額頭那里,魂光如同銀焰般躍出,閃爍著璀璨的光芒,宛若在焚燒,跳動。

  顯然,她的魂力也激增了一截!

  嗖!

  楚風動作極快,在離開島嶼時將藥田的土都給刮走了。

  并且,在此過程中,他又啃掉第二朵魂花,芬芳撲鼻,入口即化,不過這一次效果很一般,魂光閃爍了幾下就歸于平靜。

  難道每個人只能吃一朵?人體的抗藥性過頭了。

  下一瞬間,他來到另外一座島嶼上,周身火熱,滿島都是火雨,到處都是紫氣,濃郁的芬芳四溢。

  島嶼上有六位神王守著,在中心地有兩株樹,都不過一人多高,紫氣蒸騰,火雨飛濺,香氣正是從那里飄出。

  樹體不粗大,但是枝干上老皮開裂,即便是新生長的細枝也如此,像是生了一層鱗片,紫色葉片帶著火光,很繁茂。

  一株樹上十一顆果實,另一株樹上十三顆,果子形如杏子,能有成年人拳頭那么,濃香誘人。

  兩株樹很特別,根部扎根在宛若巖漿般的金色液體中,那是太陽河中提煉出來的物質?帶著至陽屬性。

  兩株樹紫霞綻放,火雨飛濺。

  “魂果!”

  這東西太驚人,連楚風的眼睛都發綠了,他來的路上連上了陽間的光網,仔細了解了一番魂光洞。

  這可算是魂光洞最驚人的特產!

  這種魂樹結出的果實舉世難求,唯有此地可生長,移栽到別處都無用。

  不像那壯魂草、魂花,都有極個別移栽成功的案例。

  而且,魂果的藥效更高,更濃烈,遠非壯魂草與魂花可比。

  如果說,在這之前楚風想救羽尚天尊,心中還沒有絕對的把握的話,那么現在則不存在這種憂慮了。

  只要這個人還活著,哪怕彌留之際,也能挽救回來,可以重塑其魂!

  果實中蘊含著濃郁的魂物質,舉世難尋,僅此一家!

  六位神王無聲無息就被楚風放倒,怎么能擋得住古往今來難得一見的恒王?

  不過,在楚風想要摘魂果時出現意外,葉片上居然趴著兩條蟲子,看起來像是蠶寶寶,雪白晶瑩,圓潤肥胖,可居然都是準天尊!

  顯然,他們身上有隱匿氣息的秘寶,而且自身也在沉眠中,安靜守護著兩株藥樹。

  現在,他們被驚動了!

  砰砰!

  準天尊也不夠看,兩只蟲子剛一動,就被楚風拍死,當真如同成年人踩死普通肉蟲似的。

  他確信,這兩棵樹了不得,魂光洞極其在意。

  若非修為到了天尊境,都會成為一方頭領,身份高貴,不宜再隨意指使了,此地肯定要安排上兩尊,守護藥園子。

  楚風直接摘下一顆果實,咀嚼的剎那,魂物質沸騰,很快就讓他的魂光暴漲!

  這一刻,他全身上下的所有毛孔中都向外噴薄魂光,濃郁的魂物質太強了,滋養其魂,貫穿肉身。

  “不行,太浪費了!”楚風低吼:“鎮!”

  他以身為爐,焚燒魂光,淬取魂物質,供養與錘煉自身魂魄,同時也滋養肉身,居然都有益處。

  當然,最重要的是壯大魂光魂力!

  肉身如爐,壓縮魂光,令所有的魂物質都在體內轟鳴,逸散不得。

  一時間,楚風體內,轟鳴聲震耳,到了最后更是鏗鏘作響,像是在錘擊仙鐵,百煉母金。

  魂光閃耀,不斷被肉身之爐熬煉。

  震古爍今的恒王體,其血如盛烈的閃電,在楚風的體內不斷劃過,到了后來化成神秘的柴火,焚燒魂光。

  很快,魂光質變!

  洶涌激蕩后,是濃縮,是化形,宛若劍氣般激射,化成一束光沖出體外后,遨游太虛,輕易撕裂了天穹。

  “魂果,太霸道了,我差點被燒死,不過這種升華后的感覺很美妙,我之魂光單獨離體出擊就相當于一種恐怖的妙術!”

  魂光化成的劍光歸體,在血液中流淌,在眉心中央閃爍,無處不在。

  升華后的魂光,在外時攻伐驚世,無堅不摧,而在體內蟄伏時,溫養肉身,好處無盡。

  紫鸞眼巴巴的望著,這么稀珍的魂果,她雖然無比渴望,但卻不好意思開口了,因為實在太珍貴。

  她也知道,這種東西給需要的人用的話,遠比她服食效果強大。

  楚風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別看了,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,弱的如同豆芽菜似的,真啃一顆的話,魂光會被燒成灰兒!”

  紫鸞沮喪,自己就這么不爭氣嗎?可是,不久前本宮還是大宇級呢!蔑視我,等著瞧,早晚有一天本宮要覺醒前世,以大宇級肉身鎮壓當世!

  她用精神勝利法安慰自己。

  不過,楚風看了看她,還是摘下一顆果實,用手指頭捏下一小塊給她,道:“不是舍不得給你,先試試看。”

  紫鸞動作麻利,再也不像嬌嬌女了,一口就給吞沒了,連味道都沒有來得及品嘗。

  然后,她就叫了起來:“著火了,烈焰直沖三十三天!”

  的確,她渾身冒火,尤其是天靈蓋那里,靈魂離體,化成火光,要沖天而去,大肆焚燒。

  楚風趕緊出手,還真是如他預料的那般,這東西就根本不是給低階進化者準備的,天尊都勉強。

  他幫助壓制,煉化,這才讓她紫鸞熬過來,修復傷體與魂光后,得到不少好處,神魂穩固,暴漲一截。

  “等你到天尊境再找我!”

  楚風說完,將手中紫霞噴涌的果實給吞下去了。

  果然,這一次他的身體更燦爛了,魂物質被封在體內,劇烈閃爍,鏗鏘作響,比打鐵聲還激烈。

  “著火了!”紫鸞叫道。

  “都幫你撲滅了!”楚風鎮壓體內魂力,以血為火,焚燒魂光,不斷發出轟鳴聲。

  “我是說你,快看啊,你都要被燒熟了!”紫鸞指向他的腳跟那里。

  楚風也有所覺察,但是真的不疼,現在低頭去看,發現腳下確實著火了,雖然還沒傷到身體,但也有一定威脅了。

  最起碼一雙品階極高的戰靴都給燒著了一些!

  “這火不正常。”楚風將兩棵樹連根拔起,徹底收走魂樹。

  然后,他一拳向地下轟去,頓時巖漿四濺,大地崩裂,將這座島嶼徹底給打穿了。

  除了料想中的太陽火精,是從那宛若金色汪洋的大河中汲取的外,還有一股神秘的能量來自某一隧道。

  楚風瞳孔收縮,看到一條很細窄的隧道,在當中有絲絲縷縷的魂光物質在流淌!

  并且,這隧道成網格狀,像是有形的超聲波擴展,有像是發光的漣漪在蕩漾,構架出這樣一條路。

  楚風心臟劇跳,他立刻意識到這是通向哪里了,魂河!

  “難怪別處沒有一株魂樹,根本養不活,原來如此,這是以魂河水澆灌嗎?!”

  一時間,楚風覺得有點惡心,這果實的誕生可真不怎么神圣,他總覺得那條河不夠潔凈。

  尤其是,他還有點憂慮,該不會沾染上詭異吧?!

  “你有沒有什么異常?!”楚風問紫鸞。

  “沒有,一切都好極了,魂光暴漲了一大截,本宮覺得,恢復大宇級實力指日可待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楚風點頭,將她所謂的本宮大宇級忽略。

  在此過程中,他煉化掉第二枚果實,魂力再次增長,居然還沒有到所謂的藥效失去作用階段。

  這魂果有些逆天!

  魂光離體,化成絕世劍光,割裂一切,橫掃四方時,虛空崩斷,蒼穹被刺的千瘡百孔,遠處的島嶼轟隆隆湮滅,消失。

  “效果太強了,我的魂光,自成妙術,都沒有去找一門秘法演練呢!”

  楚風自己都有些吃驚,忍不住贊嘆。

  他的眼神火熱起來,還有二十幾枚魂果呢,如果依舊對他有效,那么能將魂光強化到何種地步?

  甚至,他想到了鍛煉魂光的各種秘術!

  “普通秘術我不稀罕,或許我可以嘗試演化……八寶妙術!”

  沒錯,他想在陰金木水火土陽之外,再加入魂物質這一元素,若是成功就不再是七寶妙術了!

  轟!

  楚風以魂光開道,璀璨劍芒割裂大地,讓島嶼下的一切無所遁形,看到真相后,他長出一口氣。

  那網格狀的隧道流淌過來的不是魂河,而是被提煉過的魂物質!

  并且,在地下還有最為濃郁的太陽火精,有一口足以能燒死天尊的先天太陽火精池,進一步熬煉了那些魂物質。

  然后,又經過魂樹的凈化,結成果實,目前看根本與詭異無關,不涉及到污染!

  “就是有詭異與不祥又算的了什么,我又不是沒經歷過,早已不是當年,被灰霧折騰過,現在你們只是我的養料!”

  楚風無懼,體內的小磨盤轉動,隆隆碾壓自己的魂光,進行熬煉,這東西先天克制不祥等物質。

  沒有發現異常,這說明魂果沒什么問題!

  “嗷!”

  忽然,地下傳來聲聲嘶吼,連接魂河的那個網格狀隧道旁,浮現一座地宮,而后大門崩裂了。

  一瞬間,陰氣滔天,大量的腐尸與遺骸等,以及各種黑暗生物像是潮水般涌動出來,全都很強大。

  這讓楚風驚異,他們有魂河的氣息,這才是真正從魂河中出來的生物等!

  許多都是魂光化成的!

  “天尊!”紫鸞臉色煞白,若非楚風在身邊,她早已被震懾的癱軟在地上。

  連楚風都神色鄭重,這些腐尸,這些魂光,有一些是天尊級的。

  “殺!”

  楚風冷斥,眉心魂光暴漲,化成一口光芒刺目的魂劍,非常璀璨,橫掃了過去。

  噗噗噗!

  魂光湮滅的聲音傳來,他離體而去的魂光,化成劍氣后,無堅不摧,是這種黑暗生物的克星,全部給掃滅。

  下一刻,腐尸如潮水洶涌,再次出現大量的黑暗生物,以及有幾具天尊級的遺骸。

  結果,楚風眉心光華一閃,劍光暴漲,璀璨而懾人,掃平那里,并且轟的一聲,將地宮斬爆。

  一時間,劍氣縱橫,激蕩于地下,楚風斬了數十劍,將那里夷為平地,所有的詭異生物都潰散,全被斬滅。

  “好強!”紫鸞滿眼都是小星星,忍不住驚嘆道:“我祈禱,你一定可以在陽間堅強的活下去,將武皇熬的坐化掉!”

  楚風聽著順耳,剛要露出微笑,表示自信。

  結果,他又聽到她嘀咕,道:“這樣,我就可以打著你的旗號出去‘亂’了,楚堅強,你可千萬別過早掛掉,不然本宮還得找下家。”

  “砰!”

  這一次,楚風的五根手指頭全部砸在她的頭上,讓她淚腺失控,大哭,淚如雨下,疼的受不了。

  “走!”

  楚風帶上紫鸞,離開此地,沒有必要久留。

  沿途,他又掃蕩了幾座島嶼,可惜沒什么太大的價值,所有的大藥都集中在最初的兩座島嶼上。

  “去哪里?!”紫鸞問道,抹了一把眼淚后,大眼亮晶晶,她總感覺人販子沒憋好主意,要折騰一次超大的風暴。

  楚風道:“去極北之地,挖武瘋子的老窩去,現在他門下的大能都跑陰州外等著去了,可謂人去樓空,我自當下皇巢,為空巢老究極清理下老巢。”

  “我去,你瘋了!?”紫鸞驚叫,她可不想這么癲狂,這是不是找死嗎?!

  “撐死膽大的,餓死膽小的,總跟在那道烏光后面,只能喝湯水,我現在先去光顧,連武瘋子老巢里的耗子洞都給挖空了,什么都不剩下,我楚終極從不落后于人!”

  楚風在途中,構建場域,一路北上!

  紫鸞臉都綠了,一個勁兒地大喊救命,本宮要下車!

  ……

  此時,魂河盡頭,門后的世界中,經歷了一番血雨腥風,烏光中的男子大開殺戒,一路向里闖!

  門后的世界,起初很廣闊,宛若一片充滿大霧的新世界,無邊無垠。

  路途上,有殘破靈山,破爛的銅殿,巨大的石柱等,像是一片廢墟世界,許多遺骸被掛在石柱上,被吊死在銅殿內,很可怖。

  真正有意識、在阻擊烏光中男子的詭異生物,不是很多,無盡歲月前,這里像是爆發過驚世大戰,毀掉了太多。

  隨著深入,整片世界都像是縮小了,低矮了,由浩瀚無垠,向地窟過渡。

  很古怪,變化的很突兀,剛才還世界無邊大呢,下一步一腳落下去就進入地窟世界了。

  烏光中的男子步履堅定,一手提棺,一手持鐘,遇上阻攔者,什么話也不說,上去就是戰,不打爆不收手!

  他沐浴不祥之血,穿梭詭異大霧,沿著門后世界的魂河,向里走去,想要看到終點。

  “止步!”

  有人嘆氣,前方的地窟中,岸邊上有一座建筑風格很粗糙的石頭殿,像是外行隨便堆砌而成。

  在那石頭殿中,盤坐著一個老邁的佛族生物,雖然都只剩下骨頭架子了,連血肉都沒剩下幾片,但卻金光大盛,如同一片佛國籠罩此地。

  “墮落佛族?”烏光中的男子并不止步,依舊向前走,并且舉起了銅棺,準備轟殺之!

  佛族老者開口,道:“前方不可進,當年有三位天帝打爆此地,魂河幾乎斷流,干涸,但是,也因此而激怒了厄土最深處的幾位不可描述的存在,在這里爆發無言可述的一戰,關乎著諸天萬界的持續,太慘烈了,導致了此地逐漸在歲月中變異,你不能前行了,我是好意,也曾屬于陽間,雖然被污染了,但是現在還沒有徹底失去本心。”

  “我看是厄土中的生物坐不住了,怕我削平此地,讓你這墮落佛族出言蒙騙!”

  說話間,烏光中的男子再逼近,并且出手了,大鐘一震,轟的一聲,鐘波橫掃前方,那老僧雖然很強,但是依舊被打的半截身子炸開,石頭殿宇亦跟著爆碎。

  這時,白光一閃,一只白烏鴉從那地窟深處沿著魂河飛來,出現在此地。

  或許,更確切的說,可以稱之為白鴉。

  它的陰氣很重,雖然通體雪白,但是沒有一點圣潔氣息,其瞳孔紅如血,映照著諸天墜落、漸漸毀去的畫面。

  “年輕人,還是止步吧,有些舊事不能重提,有些舊路不可再走,前方封印已久,你若是踏足過去,會出事兒,無論是你們一方,還是魂河厄土深處的一方,都不愿看到。”

  “死鴉子,你在威脅我嗎?!”烏光中的男子無比的強硬,根本就沒有止步的意思,還是在大步向前走,道:“我看,當年所謂的最后一關沒有被打爆,多半是謠言,其實這里被鑿穿了吧,是不是大貓小貓沒剩下幾只了?今天要被我再次掀翻!”

  白鴉嘆氣,道:“慎言!”

  最后,它想了想,又道:“止步吧,這樣對雙方都好,不然的話,諸天墜落就要開始了,一切都因你而起!真到了這一幕出現時,再無人可擋魂河厄土盡頭的無上存在,因為當年的人都不在了。”

  “死鴨子嘴硬,你們應該都快死絕了吧?!”烏光中的男子大步前行。

  對面,詭異而陰森恐怖的白鴉,難得的表情一滯,有種要罵人的沖動,這特么哪來的后輩小子,狂到沒邊,說話更是忒不中聽,什么叫死鴨子嘴硬啊?!

  “你如何才能止步?”白鴉強調,它只是不想現在就看到諸天墜落、萬界墜血、所有天地徹底崩開的最終結局。

  烏光中的男子低頭看了一眼,右手心中有一片黯淡的桃花,他知道,終究是無法挽救了。

  但是,他還是忍不住,想要試一試,哪怕留個念想也好!

  然后,他開口了,直接提條件,道:“輪回符紙,給我來一百張!”

  對面,白鴉石化,多少?它懷疑自己沒聽清。

  “死鴨子,你老了嗎,這都聽不清,一百張!”烏光中的男子喝道。

  白鴉氣的想直接翻臉,一是因為對方那樣稱呼與呼喝它,古往今來,諸天萬界,有幾人敢這么對它說話?

  此外,還因為,烏光中這個男子太沒譜了,他要多少符紙?一百張!這是想一筆買賣吃千古嗎?!

  “對了,我要的是與獨斷萬古那位有關的符紙,可以在主輪回路上用的祖符紙,不要你們自己弄出來的那些,太臟!”烏光中的男子補充。

  “我#¥%…………”白鴉雖然絕世兇戾,但是,現在真的忍不住了,有股想罵娘的沖動,你要誰的?還他么的要一百張!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保定股指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象泰配资 足球胜平负分析 电影股票分析师 002190股票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卓信宝配资 星悦云南麻将 大庆麻将带宝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