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51章 一道光,黑的發慌

第1451章 一道光,黑的發慌

  像是哭來,又像是在笑,他就這樣化作微塵,隨風而散,從此世間再也不見。

  “大哥!”老古滿臉淚水,撲在光雨熄滅地,摔倒在那里,像是受傷的野獸,在那里低吼。

  “師傅!”兩位弟子大慟,淚如雨下,跪在地上,顫抖著,用手捧起一些浮土。

  女弟子的雙手都在哆嗦,將土捧在心口,想要抱在身上,挽留住黎龘,可是其實什么都沒有了。

  “你是蓋世的英杰,絕代無雙,從來都不會敗,怎么會死?師傅!”女弟子大哭,淚水模糊雙眼,悲咽泣血。

  另外一名弟子也是淚如泉涌,不斷用頭磕在地上,砰砰聲震裂陰州凍土,他恨不得以身替死,換回黎龘的性命。

  “大哥,你怎么會死?你說過的,天都收不了你,你不會死去的。”老古顫顫巍巍,悲喚道:“你快回來好不好?”

  其實,他知道,黎龘再也難以回來了,化作光雨,化作微塵,世間見不到了,沒有了痕跡。

  “師傅,我愿以我的命換你駐留人間,你不要死啊!”女弟子捂住那些土,牢牢的抱著,淚中帶血,不斷的輕喚。

  與此同時,星空深處,大戰亦結束!

  宏大的爐體瓦解,萬道崩斷,所有的虛影都炸開,化作光雨灑落,這一戰終于落下帷幕。

  關于黎龘的,現場只有一桿殘破的戰旗留下,沉落了下去,要跌入宇宙深淵中,墜進無邊的黑暗。

  竟是這樣落幕,黎龘在陰州的執念與星空中殘留的血液幾乎是同時潰散。

  “死了,黎龘竟這樣死了!”

  無數人喃喃,都有些難以相信。

  戰場瓦解后,有部分光雨落下,飛出星空,朝著陽間大地而去。

  可惜,這片微弱的光雨雖然已經很頑強,但終究還是未能夠飛出星空,在那冰冷的宇宙中潰散。

  最后的一抹流光也熄滅了。

  雖然已經臨近陽間,很快就可以落在大地上,但它還是散卻了,沒有留下絲毫。

  “我只是想回來看一看陽間,看一看這片故土,看一看這片山河……”

  這是黎龘最后殘余的話語,很虛弱,也很飄渺,在星空下回蕩,然后便一切都寂靜了,一片虛無。

  整片陽間徹底安靜,沒有了聲音。

  曾經那么強大的人,竟這樣死去了,在世人的面前走向生命的終點。

  或許,他早已死在了史前,如今回來的也只是一道執念,他想再看一看故土,看一看熟悉的山川,看一看部眾的安息地,所以他拼盡力氣,打穿陰與陽之隔,回歸陽間。

  心有執念,千古不散,潰滅前,他是否心愿已了?

  大地上,許多人都有些傷感,畢竟那個無比強大的人,提到名字就是無敵的代稱,蓋世無雙,可是剛才竟很虛弱,喃喃出那樣的話語。

  “黎龘!”有人輕喚。

  “死了!”也有同時代的人見證過他的輝煌,此時悵然若失。

  他這樣死去,令不少人黯然,這與他們想象中的黎龘不一樣。

  許多人嘆息,如果黎龘史前沒出意外,不曾死去,真身回歸,他會有多強?

  漸漸的,陽間一片喧沸。

  寧靜被打破,黎龘執念死去,震動天下,各方都在議論,有人黯然,有人傷感,也有人無所謂,不在意,正在評價誰才是最強者。

  宇宙深處,幾人臉色冷漠。

  無論是黎龘執念也好,真身也罷,這幾位出手的強者都不曾動搖過信念,到了這個層次,都有舍我其誰的自信。

  有人臉色陰沉,很不甘心。

  黎龘消散,大爐解體,可是并未看到萬母金印,找不到終極書。

  接著,有人盯上了黎龘留下的唯一的殘旗,就想徹底轟碎,讓它歸為宇宙塵埃。

  “停!”武瘋子阻止,雙目深邃,宛若天淵,在瞳孔中有世界崩塌,大星隕落,電閃雷鳴的可怕景象。

  他要親自動手,追溯黎龘的過往,這么多來的執念怎么過來的,將萬母金印留在了哪里。

  后面,有人略微遲疑,雖然很想讓抹除關于黎龘的一切,讓殘棋就此形散氣滅,可還是停下了腳步。

  幾人都知道,武皇手段高超,擁有莫測的神通,尤其是掌握有時光術,這是無上的禁忌妙術,可觀過去。

  甚至,當修行到至高境地時,還能夠洞徹未來,真正的通古曉今,無所不能!

  武皇單臂擎大旗,罡氣激蕩,殘破的旗面獵獵作響,讓星空都再次動蕩了起來。

  即便是武瘋子也有些神色復雜,這是當年黎三龍的戰旗,是其標志,鐫刻著他一生的戰績以及所經歷的血與火等,而現在卻落在他的手中。

  身為對手,作為曾經的大對頭,哪怕他依舊如心冷如鐵石,不為所動,可還是忍不住低頭觀看此旗。

  大旗面上,有很多破窟窿,連三條龍都斷裂了,有干枯的黑血殘留,黎龘一生的榮光與悲歌盡在此旗中!

  “古往今來,時光追溯!”

  隨著武瘋子開口,他那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在這片星空下回蕩,隆隆作響,許多星骸都被震裂了。

  一剎那,大旗飄起,浮現出朦朧的光,武瘋子以時光術演繹奇景,在追尋黎龘的過往,探尋終極書。

  不過,在此過程中,不是很順利,主要是黎龘當年太強,殘留的規則等還有些沒徹底熄滅呢。

  這種人一般來說不可逆溯,只要他活著就難以被人這樣窺探。

  “可惜,你終究是死了,所以擋不住時光追溯術,終極書顯化吧!”武皇開口。

  話雖然這么說,這也是一件很艱難的事,時斷時續,不是多么順暢,各種模糊的畫面流轉。

  “漆黑一片,陰氣滔天,這真的是大陰間?”有人驚訝,盯著大旗上朦朧的光幕。

  在武皇的控制下,時光術很詭異,剎那溯過往,許多不重要的模糊畫面瞬間消逝,留下一些至關重要的場景。

  幾人都皺眉,黎龘所呆的空間有限,只是在一塊死地中?

  “嗯?”

  忽然,武瘋子意識到,這當中有大問題,即便黎龘死了,似乎也在有意遮蓋真相,并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  “幾位助我一臂之力,轟開這片黑霧!”武皇道。

  因為,他這種舉動太逆天,本就受天地排斥,所以現在有些吃力了,讓另外幾人相助。

  主要也是因為,黎龘當年布置過后手,故意遮蔽天機,增加了巨大的難度,而武皇的這種逆天舉動又猶如逆水行舟。

  當一片黑霧被幾人合力震散,朦朧的光幕中出現裂痕,都要瓦解了,崩潰了。

  “定!”

  武瘋子抬手一指,光束覆蓋,讓大旗上的畫面穩住。

  這一刻,幾人都出手了,到了關鍵時刻,他們可不想功虧一簣,都想看到黎龘做了什么,留下了什么。

  一時間,大道轟鳴,繁奧而可怖的符文交織,絢爛如虹,照亮了漆黑的天宇。

  現在這片破碎的星空,居然比之前大戰時的能量還要濃郁,還要驚人,可想而知這幾人多么的重視,毫無保留。

  他們要揭開迷霧,看一看黎龘想隱藏什么。

  “找到了,破開!”武皇喝道。

  一片霧靄,像是薄紗般被他轟散,露出真相,那是大陰間嗎?

  冰冷的凍土,灰暗的天穹,無序的巖石山,一口石棺被鎖在石林中。

  仔細看,那所謂的石林都是規則所化。

  或許,這塊鎖棺之地也是規則的演繹。

  “棺是真的,黎龘死了,遺骸在里面?我感應到他的氣息,確信他尸骸腐爛,真靈永寂。”武皇開口。

  到了他們這種境地,直覺可怕,神覺敏銳,追溯到過往后,心中瞬間就有了答案。

  一口破爛石罐,仔細看,那是……由世界石開鑿而成?!

  幾人瞳孔收縮,對他們這種究極生物來說,那也是至寶,是一個世界的根基之石,被煉成了棺槨。

  泰恒開口,道:“我感受到了黎龘的散亂氣機,死的有些慘啊,肉身被侵蝕,徹底爛掉了,失去了所有的神性,而魂光亦腐朽,最終淪為塵埃。”

  “嗯,那是……”另一人低呼。

  終于有重大發現,在棺蓋下壓著什么東西,導致此棺沒有完全閉合。

  “一塊石頭?”

  “不,是萬母金印!”武皇開口。

  棺槨有縫隙,不曾壓蓋嚴實的棺蓋下,有一塊小印,看起來不起眼,但是武瘋子確信,那就是萬母金印!

  “黎龘真是惡棍,他這是故意的,將萬母金印留在那里,明明白白的給追溯者看,讓你猶豫不決。”

  一人嘆道,有些惱恨。

  想都不用想,棺槨所在地很危險,真要是過去,并親手開棺取印,肯定要付出驚人的代價。

  畢竟,那里是大陰間!

  對于實力足夠強的人,能夠追溯到此地的進化者,黎龘便不加掩飾了,明白的展示給你看,想要嗎?

  “這是致命的……誘惑,涉及到終極書,這惡棍故意針對我們的,讓你進退不得!”一人恨恨地說道。

  終極書很重要,可是,誰又敢為此輕易踏足大陰間?

  “再追溯!”武皇開口,想要探究的更清楚一些,甚至他想知道黎龘當年所有的遭遇,發生意外的瞬間都經歷了什么。

  可惜,黎龘在陰州出事的過往不可追溯,因為涉及到了太多。

  其中,或許也要算上武瘋子幾人,當年算是參與了一部分。

  轟!

  陰霧震蕩,棺槨更清晰了,甚至能感受到那里的規則力量,看到了各種大道碎片流轉。

  “嗯,在大陰間,怎么會有陽間的大道氣息,有陽間規則彌漫?!”一人驚異。

  “去陰州!”武皇開口,而后,在他的腳下出現一條璀璨大道,洞穿宇宙,蔓延向無盡遙遠之地。

  幾人皆啟程,趕往陽間大地。

  不久后,他們降落在了陰州,而這時老古幾人早已警惕的離去有段時間了。

  武皇有種懷疑,黎龘的葬身之地,埋棺之所,可能就在大陰間的入口附近。

  不然的話,何以能夠感受到陽間的大道碎片在流淌,有陰與陽共交融的規則秩序在流轉。

  陰州,其中心地是一片厄土,燦爛的陰間門戶還在,裂縫刮出大風,黑霧瘆人,兩界像是隨時會貫穿。

  武瘋子背負雙手,立身在此地,面對那道古老的金色門戶。

  他的雙瞳化成符文,時光流轉,秩序化作神鏈,自瞳孔中飛出,而后又沒入那道黃金門戶的裂縫間。

  轟!

  陰州大地劇震,黑霧滔天!

  強如武皇也被迫倒退,而后一臉驚容,他的臉色變了,感覺很震撼,讓他生出這種表情,可想而知多么的驚人。

  “黎龘這個惡棍!”

  武瘋子再次開口,咬牙切齒。

  其他人驚異,也紛紛探查,惹的黃金門戶劇震,大陰間的氣息瞬間擴散了過來,席卷蒼茫天地。

  黑霧翻涌,整片陰州都被覆蓋了,一片漆黑。

  “那具棺槨就在門戶后方,這是誘惑我們嗎?”

  “想動那口棺,必須要轟破此門,他這是想讓我們自己貫通大陰間,主動開啟那古老的禁忌之門!”

  這一刻,他們仿佛看到了黎龘嘲諷的笑容,東西留下了,就是誘惑你們,敢親自開啟大陰間嗎?!

  沒人愿意當千古罪人,便是果決如武皇都一陣躊躇,止步不前,其他幾人更是猶豫不決,憤恨不已。

  “這是我陽間的瑰寶,黎龘怎么敢遺落在大陰間,還誘惑我等開啟這條通道!”一人惱怒道。

  “不止如此,你們看,這口棺的八個角上都一道鎖鏈,八鏈鎖棺,每一條鏈子都有不凡的來歷。”

  “嗯,那是什么?有幾條鎖鏈應該是……其他進化文明之路的大道軌跡,被他攫取部分,熔煉到了那里,鎖此棺槨?!”

  一人吃驚,其他人聞言也心中劇震,全都動容。

  誰敢做這種事?發現其他進化支路就足以是震動古今的大事件,而黎龘居然抽取那條路的大道規則,壓他的棺材板,竟做出這種事。

  “還真是破罐子破摔,他那時絕望了,復生無門,已盡全力,結果留下這么一堆可恨的爛攤子。”有人道。

  毫無疑問,多了其他進化支路的大道鎖鏈,會無比的兇險,便是究極生物下場,也很容易出事。

  畢竟,那是一個文明的大道鏈條,絕非想象的那么簡單。

  黎龘能夠挪移乾坤,用來壓棺材板,也是個人才,逆天了。

  “萬母金印要拿回來,終極書不能落在外面,關乎甚大,那是從天帝葬坑中撈出的東西,不容有失。”武皇開口,做出決定。

  不過在此之前,要準備充足,布下后手。

  其他人也有決斷了,立刻命令親傳弟子帶來他們需要的一些材料,準備封困此地,親自動那口棺。

  “確信黎龘死了吧,形神俱滅?”這時,有人忽然說道。

  “形腐爛了,神確信死了,我曾去地府入口坐鎮,探查,各路都無他的痕跡!”一人開口。

  “死了!”武皇開口,他有黎龘當年的一滴真血,他以無上法以及時光術推演過,黎龘當年就死了,這次的確是執念回歸。

  “嗯,確實死了。”另外幾人也開口,他們都有各自的手段進行推演與判別。

  要開啟大陰間,這件事太大了,動輒就會是陽間的千古罪人,便是強如武皇幾人也都慎重無比,不斷做準備。

  其中,地下世界的黑暗源頭之一泰恒,他甚至親自出馬,去迎請他的父親泰一降臨!

  這絕對是撼天動地的大事件,疑似坐化的泰一,再次復蘇,被請出山,真正了解的人,頓時感覺如同天塌地陷般。

  此刻,楚風神情有些恍惚,黎龘就那樣死了,一代強人走到末路,化作光雨,化作微塵,就此終結。

  這么厲害的一個人也難逃一死,讓人嘆氣。

  “幾個究極生物在做什么,竟齊聚陰州,要出大事?”楚風疑惑。

  事實上,陽間各方都在驚疑不定,幾大強者降臨陰州后,居然命令各自的親傳弟子帶著大量特殊的材料,趕過去布置。

  “泰一復蘇,今朝出世!”有人震驚的低呼。

  “泰一,其次子都成為了地下世界黑暗源頭之一,這老家伙得有多強?”楚風吃驚。

  而這時他恰好就在泰州,真切感受到了真凰長鳴,火光滔天,麒麟吼嘯,吞吐星月的可怕異象。

  泰一出行,駕車的人是他的次子,威名赫赫,為地下黑暗源頭之一泰恒!

  戰車隆隆,碾壓過天宇,真凰、麒麟、金烏呼嘯,璀璨影子照耀天地間,而它們都只是拉車或護車的神禽異獸。

  “排場真大!”楚風咕噥。

  然后,他就有些坐不住了,現在幾大究極生物都在發動,命親傳弟子跟隨前往陰州,這是不是意味著老巢空虛了呢?

  楚風有一股沖動,真想挖了他們的老巢啊!

  或許,武皇、泰一等人的坐關地,有無敵土壤,有不敗的花粉果實,等待他去采掘!

  “我想洗劫武瘋子!”楚風心中像是長了草吧,這次或許真是個大機會。

  不過,很快他又讓自己冷靜,這么做純粹是找死,那種無上生物的地盤,哪怕親傳弟子也都離開了,恐怕還是有無盡的可怖之處,一步一死地。

  “有點不甘心啊,要不,我先就近看一看泰一的坐關地?”

  這里是泰州,楚風心中長草,有點慌,有些想亂來,不過還是克制了,他最終也只是遠遠的眺望。

  “咦,那是什么,一道光?!”

  楚風驚異,他擁有超級火眼睛睛,即便相隔無盡遙遠之地,也看到了一抹流光,確切的說是一道烏光。

  光,一般都是燦爛的,明亮的。

  這道烏光就不同了,太異樣,太低調。

  而且,它沖哪里去了?

  楚風睜大了眸子,他看到那道光一閃而沒,居然直接……奔著泰一閉關地而去。

  泰一這才剛離開啊,是誰摸進去了?!

  若非楚風恰好在這一州,而且擁有超級火金睛,根本捕捉不到這個細節。

  那是一道光,黑的……讓人發慌!

  沒錯,楚風看著那一閃而逝的烏光,總覺得那抹光黑的讓他發慌,是誰啊?!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华阳集团是国企吗 兴动哈尔滨麻将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黑马股票推荐2018年11月19日 华为股票行情 不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武汉赖子麻将九游 安徽快三走势图快三基本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