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!

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!

  淡淡的清香自那深邃的月亮門漾出,那就是大宇級藥草嗎?

  寶藥不足以形容,仙藥也不為過,沁人心脾,透進人的血髓中,讓人的骨頭都幾乎跟著晶瑩發光了。

  楚風看著那片地帶,用心去感受,沉迷不可自拔。

  “小友,小心了,雖然飄漾出的花粉只是滄海一粟,如同微塵般的花香,但也是可怕的,那可是大宇級藥草!”

  火精一族的老者開口,聲音蒼老,無比鄭重,在那里提醒楚風要警醒,千萬不要大意,當如對大敵!

  楚風心頭一震,瞬間醒轉,他現在是什么層次?恒王!實力確實已經可以橫行天地間,但是對大宇領域還要仰望,不能觸及,那種藥草對他來說太危險了。

  很快,他調整心態,看著那凌空的帝血,以及真正的終極進化者,難掩心緒波動,雙目中盡是璀璨光彩,而心神在顫。

  帝血伴殘鐘,白衣女子凌空,這一副畫面是靜止的,也是幽邃的,仿佛凝固了萬古長空,潑墨出一副凄美而又詭異的畫卷!

  是她嗎?大黑狗口中的女子,真的在這里,寂靜而無聲的等待后人到來?

  楚風心中浪濤擊天,他一時間失音了,瞳孔內流轉出金霞,思忖當中的古怪,怎會如此?她不可能在這里才對。

  可是,火精一族的幾位老者現在明確告訴他,那白衣女子是真實存在的,其肉身蓋世無雙,鎮壓古今,就靜止在那里!

  “是誰顛覆了千古,是誰凝練一副不動的畫卷,讓你入墨,靜止于此?!”

  楚風雙唇都略微發抖,因為,他已經知道了太多,明曉這個白衣女人關乎甚大,法力絕古今,她怎么會被人定在此地?不應該,不可能!

  在那女子的身邊,白霧迷蒙,那是仙氣中的精粹,那是亙古不滅的物質,都是她漾出的,繚繞其畔,而那無敵之軀,絕代之體,像已經徹底死寂,如同最古老的化石!

  “小友你情緒不穩,要靜心啊。”火精一族的老者開口,這個老者周身彌漫著一團銀色火光,皮包骨頭,自身氣息忽強忽弱,似已耗盡最強生命而接近晚年,難以完全把控自身。

  楚風深吸一口氣,點了點頭,拋卻雜念,想那么多沒有,眼下是該如何面對,該怎么行動。

  “我能進去嗎?!”

  楚風問道,他必須要了解情況,火精一族守著這里不知道多少萬年了,都沒有什么收獲,憑他能成功嗎?

  即便他是恒王,可是,那是何地?帝鐘都殘了,終極進化者都凝魂又寂身入畫卷,他可以接近嗎?

  “或許能,我等盡力而為!”一位老者答道。

  但是,這對楚風來說還不夠,遠不夠,怎能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就進去冒險,他要知道更多,洞徹真相。

  火精一族的老者聲音響起,在這斑駁畫卷前,在這可怕絕世禁地最深處,道出驚世的秘辛。

  “世人皆知,我們自三十三天外墜落,長沉于此,誰又能了解真相?一切都是因為石門中的生靈!”

  火精一族的老者看向月亮門內,那里雖然如同畫卷靜止,卻也有霧靄翻騰,唯有人是凝固的。

  “因為里面的人?”楚風開口。

  “是,若非他們之戰,太上禁地怎么會形成,怎么能從三十三天外墜落下來,而我等那時還是初開靈智的火精,漫長歲月演繹,一切都變了,連我們都成長起來,都老了,化成的有形之體要枯竭了,我們想接近真相,我們想活下去,我們要進這道門內!”

  并不是多么高亢的話語,甚至有些力竭,可是,火精一族的老者卻說出一些讓楚風魂光都為之動蕩的隱秘。

  絕世禁地的形成,是因為當年一役!

  楚風不斷詢問,盡管接下來的交談依舊很坦誠,但是卻很難劃破史前的迷霧了,連火精一族都覺得朦朧一片,無法洞徹當年諸事。

  楚風并沒有全信他們的話語,很長時間都在沉默,在思忖。

  終于,火精族的一位老者再次開口,又說出一些秘密。

  “或許,只有我族的初祖知道這一切,但是,他沉睡了,一直沒有醒來。”

  “他在哪里?”楚風問道,他明白了,火精一族一定知道的更多,有些不會對他講述清楚。

  “在這里,也在那里!”幾位老者手指這片區域,又指向前方,那是什么?太上地勢中的人形地勢!

  整片絕地,被命名為太上八卦爐地勢,而那人形地勢被稱作——太上!

  他們居然指向太上,那是他們的初祖?!

  那居然是一個活著的生靈,而今只是在沉眠?!

  渾身都是銀色火光的干枯老者鄭重無比,道:“我們在這片地勢中成長,所以視他為初祖,而且覺得他真的有生命,還活著!”

  這些很驚人,絕對能震撼世間,太上地勢有生命,是一個生靈,居然活著!

  他到底有多強?是何等的恐怖,三十三天外墜落的生靈,長眠于此,連幾個絕頂強者——火精,都視其為初祖。

  但是,這對楚風來說無用,因為眼下他所考慮的只是到底要不要進月亮門內。

  隨后,他們談了很久,楚風了解到火精一族各個時代嘗試進門中世界接近帝血的過程,有了一些判斷。

  楚風道:“我進去也會失敗,也要死,連你族各個時代最強的人都喋血,都不能成功,我進去有何意義。”

  火精族老者道:“我族從不輕進太上八卦爐,而你卻活著走出來了,這是天命,你有造化,長命不衰,最為關鍵的是懂得場域手段,或可成功!”

  楚風搖頭,他能在太上八卦爐中不死憑的是什么?石罐!

  而在這里他不想暴露!

  “我族當年幾乎成功,而現在我們不會讓你去送死,將竭盡所能保護你,給予所有的戰衣,天賜甲胄等,再加上場域領域中的幾件無上瑰寶,你應該可以無恙!”

  火精一族坦言,他們對場域瑰寶的極盡變化與妙用實在不夠了解,若非如此,他們自己早已再次嘗試了。

  然后,楚風就被鎮住了,一副江山畫卷,那是磁髓中的奇珍凝練而成,不知道是哪位前賢祭煉。

  此外,還有通天梯、跨界橋等,都是場域這一領域中的無上瑰寶,不是以前所見到的低階品,而是最高階的神物。

  這種最高等階的東西,連天師都不能祭煉,因為品質太高了,相傳幾乎真的可以跨界而去,通天而去!

  磁髓發光,這些東西都是磁髓中的變異物質,祭煉成瑰寶,神圣無比。

  不過,楚風也覺察到,這些瑰寶多少有些瑕疵,不知道是在昔日的戰斗中破裂的,還是在歲月中塌陷。

  隨后,火精一族又取出來一些物件,都是場域領域中的神圣之物,一件比一件厲害。

  里面居然有磁髓凝練混沌,演化成一口池子,懸在楚風頭上,讓他能夠借助此地各方山川之力,庇護己身!

  此時,楚風眼睛紅了,這么多的瑰寶,這么多的“天物”,其光彩簡直要刺瞎人的眼睛,即便有些很古樸,沒有光,但對他來說也太炫目了,讓他的魂魄都在跟著顫抖。

  這些若是都落在他的手中,他的實力將會提升多少?會翻著跟頭向上竄,太驚艷了,太絕世了。

  有些東西是傳說種的器物,即便超越天師一大截也煉制不出來。

  “此外,還有我族的最強戰甲——天賜甲胄!”

  火精一族的人似乎豁出去了,盡其所能,將所收錄的各種寶物都取了出來,該族最強甲胄來自三十三天外,號稱天賜。

  它在發光,沒有人穿戴,依舊是人形的,在那里流轉出夢幻般的光彩,綻放九色,并且有濃郁的時間之力在其外面轉動,極盡可怕。

  “以時間母金鑄造而成!?”楚風真的震撼了。

  在所有母金中,時間母金實在太難得了,幾乎不可見,到目前為止楚風也只是發現一個稍具重量的器物,那就是時光爐,那是大黑手黎龘得到的,結果自身卻可能因此而發生不祥死去。

  楚風也曾在通天仙瀑那里觸摸過,手上莫名出現黑手印,極其瘆人。

  “不是純粹的時光母金,只混雜了一小部分,真正純凈的時光母金,放眼諸天也很難找到幾塊。”

  火精一族倒也坦然,告知這天賜甲胄的純凈度遠不夠。

  縱然如此,也是天外之物,不是這一界的,是從三十三十天外跟著墜落下來的。

  楚風站在這瑰寶前看了很久,又盯著月亮門觀看了很久,最終,他決定進去!

  因為,即便他不答應,火精一族多半也會逼迫他進去,既然來到了太上禁地中,他就想到了各種可能,或許會被絕地中的生物脅迫。

  “我還有底牌,還能遁走。不過,這月亮門中的世界真的對我有致命的誘惑,大宇級的藥草、三生藥、帝血、白衣女子,都在里面,我要接近!”

  楚風想要冒險,走進那個深邃的空間中,進入那副宛若靜止的畫卷內,去探一探此地的秘密。

  尤其是,他答應過那頭黑色巨獸——大黑狗,要找到那位白衣女帝,而她就在眼前,就在里面。

  楚風動了,穿上了天賜甲胄,也披上了場域甲胄,帶上了各種場域瑰寶。

  除此之外,火精一族幾位強者一起行動,向天賜甲胄中注入他們的能量,注入他們的道行,宛若化身加持,血魂凝聚,沒入戰甲內,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楚風。

  轟!

  甲胄遮體,楚風周身神芒四射,仙氣激蕩,他準備好了,要進入這神秘的空間中。

  各種場域瑰寶,都被他掛在了身上,最壞就是立刻退出來,火精一族失敗后都能活著出來,他自然也有這種把握。

  月亮門很古樸,真的像是一道門,可是內部卻是幽邃的世界,仿佛連著四極浮土,連著上蒼,連著魂河畔,連著天帝葬坑!

  石門內,向外擴散特殊的波紋,宛若有形的銀色超聲波,又若白金湖泊的漣漪,不斷擴張出來。

  而且隨著楚風接近,他還聽到了一種聲音,很模糊,但是的確存在,像是電磁信號,又像是幽幽世界的開辟與毀滅聲。

  接近了,終于,楚風一步踏進去了!

  這一刻什么都變了,剎那間而已,卻仿佛便是萬古流逝,天地永恒,似斗轉星移,山河崩塌了又重起,滄海桑田,什么都在變遷,沒有什么可以真正不朽與久遠,連天帝都要消亡。

  轟隆隆!

  于寂靜中爆發雷霆,火光騰起,仙霧蒸騰,這片地帶的寧靜被打破!

  楚風踏入這深邃的世界內,星河宇宙都像是一塊黑布,淪為普通的背景。

  一瞬間,楚風震顫了,他聞到了花香,他看到了路邊的花蕾,隨風而搖曳,藍瑩瑩,隨著他的腳步而晃動!

  大宇級的花蕾,有花粉要傾瀉出來?!

  然后,楚風感覺的一陣驚悚,一種詭異,毛骨悚然!

  “不行,這是異變,不可名狀的異變!”

  他幾乎要倒飛出去,心都在發抖,大宇級的果實與花蕾沒那么好接觸,也不能輕易接觸,因為九成九的強者,哪怕臨近那個境界了,接觸花粉后也會發生詭變!

  幾乎所有進化到那個層次的生物,都發生了恐怖的變化,最終不可名狀!

  而現在,那種花粉要傾瀉出來,他能承受的了嗎?!

  轟隆!

  仙雷炸響,混沌迷蒙,楚風抬頭望向前方,他倒吸冷氣,在外面為何沒有看到,現在他看到了異常。

  連大宇級花蕾的搖晃都暫時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了,他在看著另一個方向。

  除卻早先在外部看到的的景物外,竟還有其他!

  他看到了一只大手,像是從上蒼探來的,落在殘鐘上方!

  那殘鐘是被這只大手擊破的嗎?

  那大手在滴黑色的血液,很可怕,不知道連接到那里,手臂那一端在蒼穹上。

  不過,哪怕它擊碎了帝鐘,自身也付出代價,在流血,凝固在那里。

  同時,還有一股腐爛的氣息,沒錯,那大手還有手臂居然……腐爛了,自身永遠的留在了這里,這一界!

  “來自上蒼的大手?!”楚風瞳孔收縮。

  接著,下一瞬間,他通體顫栗,心有所感,霍的抬頭,看向了最前方那里。

  那白衣女子動了?!

  他確信不是幻覺,那白衣女子不再寂靜,她的眼睫毛在簌簌而動,雙眸竟要睜開,無上女帝要復活,要君臨世間!

  發生了什么,猶若被詛咒的絕代女帝要蘇醒了!?

  詛咒,真的存在,不可名狀,上一次說調理身體差不多了,準備恢復更新,然后我去拔兩顆智齒,想全面“修理”好全身上下,結果……慘痛經歷,就不說過程了,最后結果是口腔內縫了十四針!修養過程中發燒發熱,簡直折騰掉半條命,各種輸液。現在說著輕松,但當時感覺要掛了。目前身體沒問題了,又想說恢復更新,可是……真怕又受詛咒,因為每次一說這種話就出事兒,邪門了,怕了,默默哭泣行動吧,不說啥了。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琼崖海南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四ill快乐12开 浙江福彩20选5走势图表 内蒙古股票配资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利物浦欧冠 股票配资推荐丿选 5分钟一开的快乐飞艇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 股票推荐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