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形态走势|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
123筆趣閣(123biquge.com) > 圣墟 > 第六百零四章 反狩獵

第六百零四章 反狩獵

  黑暗籠罩這片地帶,除卻千里之外的死城光芒照耀外,其他地域永遠都是漆黑的,無比的荒涼。

  楚風仔細尋找,希望找到秦珞音。

  他知道,對方跟他一個念頭,也在想辦法獵殺他,與其不小心被對方伏擊,還不如他主動一一些,先解決這個大夢凈土的傳人。

  楚風不敢有絲毫大意,哪怕早已準備充分,認為可以制住對方,依舊無比謹慎與小心,畢竟對方高了他一個大境界。

  場域手段雖強,但萬一出現紕漏,讓對方脫困,一旦逃走,那么下次就很難再狩獵了。

  黑夜中,楚風像是一個幽靈在這片荒涼之地出行,不經意他抬頭,看到了懸在半空中各種隕石。

  他一陣皺眉,難道秦珞音在空中。

  同時,他在思忖,這片空間壓制進化者,正常情況下無法飛行,可是這些小行星、隕石卻能橫陳,實在古怪。

  楚風越發認真,悄無聲息的行走,結果不僅在地面,還在半空中的隕石上,也發現端倪,有紫晶天雷。

  “這個愛做白日夢的丫頭,真是夠狠!”楚風冷意更濃,他覺得,一旦見面他就得下死手,不能想的很好,覺得一定能活捉,這是個勁敵。

  畢竟,這是在宇宙中年輕一代排位在前幾名的絕頂天驕。

  “在昆侖山外大戰時,我曾洗劫過她,怎么她身上還有紫晶天雷這種大殺器,她藏在了哪里?”楚風露出異色。

  他覺得失策,當時應該用火眼金睛將她里里外外都看個透徹,這女人還有其他空間秘寶沒有被發現。

  楚風如同一條幽靈,足不沾地,在這片地方飛快的飄過,但始終沒有找到秦珞音的蹤影,這讓他臉色越發凝重。

  對方肯定沒死,隱藏的這么好,他居然發現不了。

  他躍起,以強大的彈跳力,輕易就沖上半空數百米高,落在一塊漂浮著的巨石上,然后再次躍起,不斷向天宇進軍。

  他覺得,秦珞音有可能在上面,如果等待救援,說不定就是在早先虛空裂開的高天那里。

  他有黑色符紙,能藉此在這片空間飛行,但是那東西發光,在夜里太醒目,容易成為秦珞音攻擊的靶子。

  終于,他攀爬了一段路程,再次有了發現,有她留下的痕跡,很細微。

  “我看你向哪里走!”楚風覺得,把握住了對方的心思,雙方可能要遭遇了,她真的可能躲在天宇上的隕石間。

  他覺得自己一個多月都沒有露頭,對方應該麻痹大意了不少,或許認為他死了。

  “這次如果再尋不到你,我就主動暴露,吸引你出現。”他不想輕易弄出動靜,吸引對方出來,因為在暗中本身就是一種優勢。

  當然,如果主動暴露,也一定提前為對方設下陷阱,可那只有一次機會,一旦失敗,捕捉不到對方的話,就不能再進行第二次了。

  所以,他現在還不想以自己為誘餌,讓對方現身。

  突然,楚風驚悚,寒毛倒豎,他正在向上躍時,在一塊懸浮的隕石上覺察到不對,若是旁人肯定忽略,可楚風是場域研究者,對地氣的感應最為敏銳,當場寒毛倒豎。

  終于,他發現了,隕石的縫隙中有東西,睜開火眼金睛,他看破虛妄,透視地表那里,看到一張小弓。

  它被埋著,一般人根本看不到。

  楚風的火眼金睛發光,洞徹本質,讓他心頭凜然。

  那張小弓不過巴掌長,呈烏黑色,是木質的,而在弓弦上架著以一根小箭,通體赤紅,像是淋過血。

  楚風已經落在這顆隕石上,發現不妥后,一躍而下,轉身就跑。

  嗡!

  虛空輕顫,那是能量破空的動靜,楚風對這種波動特別敏銳,他知道糟蹋透頂,那只小箭射了出來。

  此時,他像是一頭太古神猿,在天空中懸浮不動的隕石上跳躍,從一顆躍到另一顆,并快速朝著大地臨近。

  一道暗淡的血光,極速追了下去,它居然在變向,楚風朝哪個方向前進,它就追尋向哪個方向。

  “這是什么東西?!”

  楚風驚異,大夢凈土的寶貝未免太多了,他都沒有見到秦珞音本人,她放置的一種可怕秘器居然就能追殺敵人,有點邪性。

  嗖嗖嗖……

  楚風像是一道流光,在半空中那些隕石間移動,不斷改變方位,最后更是成功降落在荒涼的大地上。

  可是,身后那支猩紅的小箭卻追著不放,已經到了近前,即將襲中他。

  楚風驚異,取出金剛琢,向后擲去,并且另一只手持著石盒,隨時準備砸出。

  砰!

  出乎意料,金剛琢發出雪白光輝,威能很強,當場將那支赤紅的小箭砸碎,化成點點鮮紅的光雨,在那里消散。

  “威力也不怎么樣嗎?”楚風狐疑,感覺這小箭雷聲大雨點小。

  不過,緊接著他卻一個踉蹌,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,頭昏眼花,情況大為不妙。

  然后,他看到小箭炸開的地方,那些鮮紅的如同血雨般的光點散開時,浮現模糊的畫面,有遠古先民祭祀的景象,很朦朧。

  “瑪德!”

  楚風怪叫,預感到大事不妙,而后,他一路狂奔,朝著死城方向而去。

  他知道怎么回事了,想要第一時間離開這里,找一個秦珞音無法踏足的地方躲避。

  這是遠古咒術!

  巴掌長的小弓射出的紅色小箭是遠古咒器,自從有了光腦,可以連接星際網絡,他曾查閱到很多資料。

  此外,他以前也聽黃牛講過域外的一些防不上防的手段,怕以后遇到狠辣人物,不知不覺間就著道。

  其中,咒術最可怕,那些陰冷的詛咒讓人不放不放。

  這種很小的弓箭,是遠古先民以巫術,也可以說咒術煉制的兵器,一旦發出后近乎詛咒般,可殺敵手。

  現在,楚風神魂不穩,那小箭雖然沒有射中他,但是咒術已經發揮作用,沒入他的肉身中。

  相傳,這種東西如果是高手施展的話,連圣人都可能會被咒死。

  其實,它的物理攻擊也很可怕,足以穿金裂石,洞穿進化者的肉身,可是金剛琢如今蛻變,非常厲害,將它打碎了,最后咒術發揮部分威勢。

  “秦珞音竟然有這種東西!”楚風咬牙,用在他身上還真是奢侈。

  因為,這種帶著咒術的遠古兵器,準備充足的情況下,金身羅漢都會被釘死,居然用來伏擊他。

  跑出去很久后,他頭昏腦漲,遠古咒術防不勝防,跟現在的修行體系不太一樣,讓他幾乎要暈厥過去。

  他知道,這是在傷他神魂。

  同一時間,楚風睜開火眼金睛時,隱約間看到百里之外,有一道窈窕身影追擊下來。

  對方不見得能看到他,但是小箭射出后,對方心生感應,有所覺,這才追殺下來。

  楚風取出黑色符紙,不再回頭,化成一道流光,沖向死城方向。

  毫無疑問,他現在速度很快,瞬息間就擺脫了對方。

  不久后,他闖進死城數百里范圍內,算是安全了,因為秦珞音無法靠近這里。

  楚風倒在死城外的土地上,大口喘氣,渾身冒冷汗,頭疼欲裂,他知道自己必須得堅持住,不然的話就死在這里了。

  他仔細回想,想施展這種帶著咒術的遠古兵器并不容易,首先對方得掌握自己的新鮮血精,然后還得祭煉很多日,這樣在自己接近時,才能觸發殺機。

  顯而易見,上一次兩人互相咬嘴唇,對方必然保留下他的新鮮血液,涂抹在小箭上,然后針對他做法了。

  這種遠古咒術沒有特別好的辦法化解,唯有熬過去,下次的話就能免疫了。

  但是,想要硬挺過去談何容易,要知道,這些兵器能殺金身羅漢,甚至被圣人施展的話,有可能會咒死其他圣人。

  這兵器絕對是秦珞音身上最珍貴的秘器,為了殺他,居然用在了他這個觀想初級的小修士身上。

  唯一慶幸的是,金剛琢非凡,將小箭轟碎,不然的話,真讓它洞穿身體,在血肉中爆發詛咒,那他必死無疑了。

  “按理來說,我只染上一點,而且是由秦珞音施展的,并非老怪物做法,應該能熬過去。”

  死城數百里外,一道美麗的身影發出微光,身體無瑕,像是上天完美的杰作,美麗的近乎夢幻,一頭紫色秀發飄舞,她摘下五色面具,望向死城方向,面孔雪白晶瑩而絕美,有顛倒眾生之姿。

  “我感覺他逃向這個方向了,難逃還能遁入那座死城中?”

  秦珞音不相信,然后她繞著這座光明區域,一路搜尋。

  楚風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忽冷忽熱,最后近乎渾噩,差點就死掉,足足三天三夜,他都動彈不得,神魂險些被瓦解。

  這還是他近些天在死城外練拳、參悟呼吸法、領悟秘術后實力大進所致,若是剛墜落進這片空間時,還未在此修行,沒有去輪回路上走一遭,他說不定直接就死掉了。

  第四天,楚風如同死尸還陽般,從地上坐起,臉色難看,他居然差點死掉!原本,他是要去狩獵秦珞音,要去擒殺她,到頭來竟是這么一個結果!

 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腕的金色絲線,又看了看金剛琢、石盒等,這些東西沒有主動去防御咒術,看來自己對這個領域的東西了解太少,以后需要仔細研究一番。

  “秦珞音!”

  楚風露出冷意,他運轉呼吸法,又盤坐了半日,這才站起來,大步向著遠方走去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氣,心有決斷,如果再不將這女人鎮殺或者活捉的話,那真是太丟人了,居然被對方反狩獵,差點死掉。

  參加起點的組織的作者會,沒有存稿,更新慢了,明天埋頭多寫章節,為大家補。

看過《圣墟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安徽快3形态走势
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广东麻将幺九牌型 欧冠奖金 青海快三手机下载 股票过户费最低多少钱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网 意甲 诚赢成达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遗 我国股票指数